渊已_饿晕倒在深渊底底

小透明,野生,手速超慢

【月刊鹿堀鹿】萌芽

大家快来看一看尝一尝啊啊啊!太太给我写的月刊啊啊啊!我终于有粮吃了啊啊!(除了十几年来萌的作品cp全部拆逆以外)这位太太是我非常喜欢的了!是个宝藏太太!宝!藏!大家快来看看啊啊!走过路过别错过啊啊啊———!

楠泽泽泽:

是还债,天下没有免费的天草咕哒。【憔悴
月刊少女同人,废狗的朋友们不用点进来。
一个无自觉吃醋的故事。
青春伤痛文学注意OOC注意。






“下次别忘记带钥匙了啊,”鹿岛游牵着自家妹妹的手一脸无奈,“你今天真是把大家伙捉弄得够呛……”

“姐姐大人真过分,我明明什么都没做呀,”小女孩气呼呼,“非要说的话也只是和梦野老师讨论了戏剧部内的感情关系,再顺便问了一下部长哥哥适不适合穿女装而已嘛!”

“丽,”鹿岛游搭上她的肩膀,慈爱地看着她头顶,“这不叫什么都没做,你做的事太多了。”

而且梦野老师又是谁啊。

大小姐不以为意:“但是梦野老师真迟钝,一定没发现佐仓姐姐喜欢她吧?没关系哦,我也支持这种感情,女性之间也是会互相吸引互相爱恋的!”

原来如此,是野崎啊。

小千代也太可怜了,鹿岛游心想,暗恋得人尽皆知不说还被误会成喜欢同性,好惨啊,没见过比这更惨的了。

鹿岛游正琢磨着为自己朋友性向做个澄清声明,还未开口大小姐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兴高采烈截下话题。

“虽然佐仓姐姐喜欢同性,不过姐姐大人不觉得,其实部长哥哥和佐仓姐姐也很配吗?”她向鹿岛游寻求同意,说的话毫无恶意地伤害着不在场的两人,“身高上很合适,而且两人的性格也很互补——”


“丽。”鹿岛游伸出手指压在小女孩的嘴唇上,“不可以哦。”

鹿岛丽听话地闭上嘴,眨巴着眼睛看着鹿岛游,她的姐姐大人似乎这段时间头发又长了点,刘海已经能遮住眼睛了,笑意还挂在她嘴边,却看不见她此刻眼里有何种感情浮现。

“不可以哦。”她重复了一遍,手指仍然没从鹿岛丽的唇上离开,声音温柔又低沉,只有两人能听见。她似乎有些在意鹿岛丽这随口的玩笑话,阻止的动作生硬又快速,不甚在意大小姐构思出的后续发展,也不想让其他人听见。

“那个姐姐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她的手终于收了回来,面上又恢复了往常的笑意盈盈。她清清嗓子道貌岸然地说着理由,鹿岛丽歪歪脑袋,也点头认同了她的解释。

“是的。”她也带着笑意看向自家姐姐,“真是太好了。”

鹿岛游听到她这回应却尴尬得有些坐立不安了,小女孩有着最丰富的想象力与最敏锐的观察力,能从再普通不过的日常对话里解读出另一番含义,也会从细枝末节里发现他人隐藏至深的内心。更遑论她俩血脉连心,从小到大生活在一起,知晓对方如同知晓自己,鹿岛游干笑两声试图转移话题,鹿岛丽在此刻却不够通情达理,继续说了下去。

“没关系的,姐姐大人。”她轻笑两声,“最光明的王子殿下也会有一两个想藏起来不给人看的宝物。”

她向前跳了两步,转回身站在鹿岛游面前,指了指自家姐姐大人的心脏。

“——被锁在潘多拉的魔盒里。”

她狡黠地笑了两声,露出了大小姐式的坏心眼。


“所以我又带了两块白兰地蛋糕来,”鹿岛游边说边将东西从塑料袋里取出来,“你觉得可不可行?”

“你指什么?如果是说你的脑袋的话我觉得大概已经不行了,”御子柴揉着太阳穴,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吐槽起,“为什么又是白兰地蛋糕?为什么话题会从你和你妹妹的对话跳到喂堀学长吃蛋糕上?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你到底喂他蛋糕想干什么啊!”

御子柴心有余悸地想到上次的闹剧,鹿岛后来的惨状深深留在了每个人心里,她自己却好像一点没长教训,不仅翘部翘得变本加厉现在还试图故技重施,再一次朝着死亡迈开步子。

“停手吧鹿岛,”御子柴脱力地劝阻,“我是不知道你这么做的理由,但最后肯定不会有好下场,你忘了上次堀学长揍得你满校园乱跑的事了吗?”

虽然平常也差不多就是了。

他自觉这种程度的威胁远远不够,灵感在此刻突然迸发,电光火石之间想到面前的人最害怕的情景,开口试探道:“堀学长现在知道你是音痴了,说不定为了惩罚你会带着全部的部员去KTV听你唱歌哦?”

鹿岛游的动作明显停住了,表情也变得有些僵硬,她犹豫了将近两分钟,脸色变化莫测,做出了莫大的决意打算自我牺牲。

“那也……没关系!!”她给自己壮胆打气,“我将履行我的职责贯彻我的使命!一定要问出堀学长喜欢谁!”

御子柴心想但其实谁都没有让你这么做,你就为了一个极不值得的理由正在轰轰烈烈地死去。

鹿岛又苦笑着摇摇头,一脸悲伤地看着眼前的蛋糕:“御子柴,你不懂的,你不懂我的担心,我昨天听丽那么说了后,一个晚上都在惶惶不安。心里就一直在想,要是堀学长喜欢小千代可怎么办,我怎么办。”

御子柴听着这一番仿佛情窦初开的少女告白直发愣,干咳几声有些不好意思,又因为八卦的心理没阻止鹿岛游继续说下去。

鹿岛游真的就说下去了:“因为你想啊,小千代那么喜欢野崎,堀学长再喜欢小千代的话,那不就……不就………”

她悲痛欲绝地站上椅子,歌剧风一般字正腔圆地高呼:“——不就成围绕学长的三角恋了吗!又喜欢野崎又喜欢小千代,学长会被指着鼻子骂渣男的!!而且完全没有我的出场,我也想一起玩啊!!”

御子柴:“…………”
御子柴:“你先从椅子上下来。”

“总之!”鹿岛游从椅子上跳下来总结,“我不会放弃的!我也不会输给野崎和若松的!”

“为什么都是些男的……”御子柴不抱希望地发问。

她闻言转过头恶狠狠看着御子柴:“我也不会输给御子柴你的!”

不好,御子柴流下冷汗,她现在看谁都是假想敌,需要保持一定距离。

“为什么非得让他醉?”他还是忍不住问,“直接去问他不就行了吗?”

鹿岛游一脸不可思议:“学长怎么可能会给我说这种事!肯定还会打我一顿骂我怎么老问些无聊问题的,我才不要!”

御子柴觉得鹿岛游好麻烦啊反正最后都会被打的何必这么迂回呢。

她提起蛋糕不知悔改:“那我就去实施计划了!祝我好运!”


但好运并没回应她的期许。

“嘁,”她面色阴沉神情悔恨,当着御子柴的面眯眼咬大拇指指甲盖,“上次的事果然还是让他产生戒心了,我一拿去部里学长就说他要值日,拿去教室又说老师找他有事,真是没漏子可钻,不愧是学长,完全摸透了我的行动模式。”

“你现在的表情看起来根本不是什么王子,更像巫婆一些…”御子柴小声念叨,“作战失败了?”

“我不会让它失败的!”她凶神恶煞地拍了拍桌子,“这方法行不通,我自然有其他备选方案,等着吧学长,你的好日子马上就会到头了………!”

御子柴:“………”
御子柴:“你到底是喜欢他还是恨他啊。”


“鹿岛!”一个男生急吼吼冲进来,“我们成功了!部长吃下酒心巧克力以后放松了戒心,又吃了一整块你的蛋糕!”

鹿岛游大喜过望,大步流星地走过去和他击掌:“干得好!!”

那男生继续说:“那你答应我们这周五一起去联谊的事……?”

鹿岛游心领神会:“没问题!去了以后下半场找借口溜掉就行了是吧?包在我身上!”

那男生兴奋握拳,小小地耶了一声后转身跑走,振臂高呼地知会同伙这个喜人的消息去了。

御子柴看着鹿岛转身朝他比了个V字,面无表情地支走凳子,试图假装不认识这个人。

他已经不是很想理会接下来的发展了。


鹿岛看着面前趴在桌上半梦半醒的人失落得不行,不知是不是两种食物效果相乘让他醉得更加不轻,堀政行此时此刻的样子比上次来的无害得多,然而将伤害减轻到最小的同时也丧失了摸头夸赞的机能。最大利益受害者鹿岛游站出来忿忿不平,但没有人打算理始作俑者的自白,部活已经结束,女生们本能地感受到了鹿岛游引发的危险,收拾好东西后没同她再多加纠缠,道了一句鹿岛同学明天见后便僵硬快速地冲出了案发现场。鹿岛游也挥挥手告别,目送着最后一个部员出了门后,视线终于回到了堀政行身上。

她的部长趴在桌上睡得相当不安稳,时不时梦呓一句鹿岛你又翘部活又皮痒了是不是,坐他对面的鹿岛游条件反射地摇摇头,又意识到自己的动作这人看不到,只能祝福梦里的自己道歉诚恳一些了。她天马行空地乱想些不着边际的问题,一直想问的那个却被按进了心里,死死不愿从口中说出来。她想自己在犹豫什么呢,是不是因为这问题太广泛又不严谨,把范围再缩小一些凝聚一下,直接问部长喜不喜欢小千代会不会更好,这样的话——

这样的话,结果肯定会是否定的。

她当然不会把丽说的话当真,小孩的胡编乱造当场就忘,凭她对两人的了解也不认为他们有发展友情以外的可能性,她昨晚没睡好想了一晚上的不是这个,她是———


是不想他喜欢上其他人。


我并不是想要你用这种眼光看待我。

鹿岛游伸手向前,摸了摸堀政行的发尾,趴在桌上的人头发意外柔软,她看着被自己压下去又自顾自翘起来的发旋儿傻笑出声,和严肃的内心剖白完全不称。

但我想要你此时此刻一直看着我,我看了你的表演才进的这个学校,又难得幸运地进了戏剧部成了你目光的焦点,我花了不少时间来适应你的注视,肯定会花更久的时间来习惯你视线的移开,几十几百年也不一定,毕竟还没到那个时候,谁都说不清楚,我会习惯的,只是不是现在,只是不想是现在。

所以,先别喜欢上其他人吧。

“先别对我这么残忍吧,堀学长。”

她万千问题纷纷作罢,长长叹了一口气,堀政行也在动了动,似乎有闻声醒来的趋势。她眨眨眼,脑子里瞬间闪过一个擅自认为的好主意,找了块板子在堀政行背后挂上,上书鹿岛游是我最疼爱的后辈我要看她一辈子,把笔塞进堀政行手里后,火急火燎地跑开了。

END.

评论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