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已_饿晕倒在深渊底底

小透明,野生,手速超慢

闪恩·国王与玫瑰

·


阅读前注意:

抽到了这位姑娘 @簇硫 ~不过很抱歉可能以我的烂文笔浪费了这么有趣的梗(。

迟了三个月的点梗文(。

OOC,童话风,文笔烂,感谢观看的每一位

 

 

·

 

很久以前,世界上只有一颗星星。

 

月亮在西方,星星在东方,两者离得太远了,漆黑广阔近乎无边无际的夜空,星星亮得仿佛要与日月争辉,时常令人们头疼新年节时究竟祭拜哪一方。

 

在这颗星星的正下方有一个王国,国王温柔善政,人民在他的治理下幸福生活。

 

有一夜下了暴雨,王国蜷缩在惊雷中,小小打了一个哈欠。

 

“真是厉害的雨呀。”农夫躲在屋檐下不敢探头,抱着傻乎乎笑着满身爬的婴儿。

“明天可以划船啦!”孩子们欢呼着转圈圈。

 

在这晚,无数的人发出无数句惊叹,汇成了细细河流浸入大地。

 

王国的中心宫殿,一声细而短促的埋怨在空空的寝殿中响起了。

 

“啧!真是讨厌!”

 

国王为陌生的声音愣怔了一会儿,顺着声音走到窗台旁,那儿摆着枝叶茂盛的花草。

 

他拨开鸢尾叶,瞧见一道小小的身影躲在玫瑰花瓣下。

 

一只小精灵正扭身查看翅膀上的伤痕,似乎被闪电擦过,半透明的翅尖带着焦黄,正飘起细细的烟。比玫瑰花高不了多少的精灵鼓起腮帮,费力吹凉伤口。察觉到旁人的视线,他皱起眉毛,趾高气扬地回视过去。

 

 “看什么看,”他哼了一声,“——不准尖叫,不准扑上来,不准说可爱!能见着我是你三生有幸,如果你现在跪在我面前奉上贡品,我就勉勉强强原谅你直视我的无礼举动!”

 

有着璀璨金发与艳泽红眸的精灵以不足手掌大的身躯迸发了惊人的气魄,两片薄薄的翅膀闪烁着星辰般的碎光。

 

国王愣怔了片刻,失笑着抬头仰望。

被乌云遮蔽电闪雷鸣的夜空,失去了所有的光芒。

 

显然,在这场咆哮的狂风暴雨中,不止柿子、嫩叶、羽毛,连星星也被雨打落了。

 

国王抿着嘴唇,对化身为精灵的星星笑着邀请道。

“很抱歉未经你的允许而直视你,为了弥补我的过失,你愿意到我的房间里暂时歇一歇,躲过这场大雨么?”

 

精灵苛刻地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人类,又扫视房内的布置,沉吟许久后勉为其难点了点头。

 

国王将小精灵捧在手心合拢,挡住风雨的侵扰。为他在书桌垫上手帕,并把厚厚的毛巾剪成贝壳大小,递给他擦拭身体,精灵金色的短发被雨打得贴在额头上,翅膀又受了伤,举起手臂想擦干头发便扯着伤口,正伤脑筋着,国王便接过小毛巾放在指腹上,轻轻揉搓着精灵贝壳般大小的脑袋。

 

“无礼!真是无礼的人类!”

毛巾下的精灵气恼地稳住自己东倒西歪的身体,发出闷声闷气的叫喊。

 

国王终于能够理解为什么精灵见到人类的第一句就是警告不准夸他可爱了,迷你体型与再怎么生气也同样细声细气的声音……

 

国王轻咳了一下忍住笑声,为了引开他的注意力而发问道。

“你是第一次来到这里吗?”

 

“啊,没错,第一次,”精灵捞起挡住眼睛的毛巾角,不情不愿吹飞鬓边翘起的发梢,“这场该死的雨——天空才是我该待的地方,脚踏在大地上——?”他露出一个厌恶的神情,“沾上脏兮兮的泥土、和人类的视线同样高度?这可配不上我的身份——”

 

你的身高并不能和人类平行……对这位精灵的傲慢脾气有了初步了解的国王明智地吞下这句腹诽。

 

“那么……”国王想了想,撩开绿色的长发,白皙的下巴指向窗外,“请让我为你介绍我的国家吧,你喜欢玫瑰吗?”

 

精灵撇撇嘴。

 “就那样吧。”

 

国王拿开小毛巾,用指尖轻轻揩去精灵额角的水痕。

“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自出生起便带着一朵玫瑰——”

 

这个国家的每一个人自出生起便带着一朵玫瑰。

并非生长于大地与露珠中的花朵,而开在心间。当一个人爱上了别人,那么他会失去他的心脏,在胸膛里长出一枝玫瑰。

假使他爱的人也爱着他,对方的心脏便将代替玫瑰重回胸膛——两人的心脏互相交换,安在对方的身体里,爱着彼此直到死亡。

但……假使他爱的人并不爱他,那么,当玫瑰枯萎时,他的生命也走到了尽头。而他爱的人将拥有两颗心脏,两次生命。

 

国王打开药盒,沾了一点白色的药膏,仔细涂在受伤的翅膀上。

 

精灵听得专心致志,不解地追问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他会死?”

 

国王对他解释。

“人类失去了心脏与爱情,便无法再活下去。爱就是他的生命。”

 

小精灵皱起眉毛,不可思议地打量他。

“人类真是奇怪,”他盛气凌人地指责,“太奇怪了!哪有失去了爱就不能活的!难以理解!我在天上好好活了这么多年,没有爱也过得有滋有味,人怎么能因为爱情而死!”

 

国王用拇指轻柔擦开他紧握的双手,针角蘸上药膏细细点在掌心的划伤上。

“‘爱情远远比死亡更迷人’——”他低着头,绿色的额发垂在浅色的眼睛前,唇角带着微微的笑意,说着“爱”的语气与谈论一块石头并无分别,“我问过这个问题,那时有人如此回答我,她说,‘当你爱了上别人,你将失落你的心,爱会重新成为你的灵魂。’”

 

“听起来是个可怕的东西。”精灵哼了一声,“只是拿到手倒还不难,我才不要交出我的性命呢!”

 

“拿到什么?”

 

“你的心!”

 

国王愕然。

“我的……什么?”

 

“哼,当然,我知道你很难理解,从天上落下的我,必须得到见着的第一个人类的心脏才能重归这件事。”小小的精灵趾高气扬地宣告,“但为了天空中唯一的星星,为了我,付出你的性命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他白皙的脸上写满了理直气壮,“来吧,现在立刻,把你的心给我!多一秒我也不愿待在大地上了!”

 

国王:“……”

 

国王冷静保持微笑:“……请容我想一想。”

 

他镇定站起来,将迷你毛巾搭在笔架上,收好药膏,翻出带着清香味的靠枕横放在床头,并轻轻捻下窗前的一瓣玫瑰花。

做完这一切准备工作后,国王走到精灵面前,用两根手指小心地捏住他的腰,在后者震惊的表情里放在另一只掌心中。国王捧着精灵走到床边放进靠枕里,过于柔软的靠枕几乎立刻将精灵埋了进去,小手小脚的精灵吃劲地想要坐起来,被国王用一根指头轻轻按住,盖上花瓣被子。

 

“时间不早了,关于刚才的事情,我们之后再商量吧。”国王放松地躺进被子里,舒舒服服闭上眼睛,“晚安。”

 

精灵吃惊,愤怒,温度升至沸点,像活火山爆发一样,他发怒地捶着靠枕,声音听起来如同蝴蝶振翅,他想要怒吼,但首先要拨开碍事的花瓣,再从陷得太深的靠枕里爬出来,当他大口喘着气咕噜咕噜滚出靠枕范围,并不小心一头撞上床沿,揉着发红的额角怒气冲冲想要找罪魁祸首算账时,国王早已闭紧双眼沉入梦乡,精灵气结,愤愤地踢了一脚国王的胳膊,连个印子都没留下。

 

“明天再找你算账!”

精灵在心里恨恨道,飞进国王的被子里,贴近热源,挨着他的头发,嘴角不高兴地下撇,眉头紧皱,转眼便睡熟了。

 

到了明天、后天、大后天……之后的很多天,每当精灵谈起索要心脏一事,国王要么无奈地笑着扯开话题,要么左顾右盼假装听不见,有一次甚至默默捂住耳朵风一般逃走了。

气急败坏的精灵跺着脚,恨不得召唤月亮一举砸死这个不听话的人类。

 

碍于客观原因无法离开的精灵闷闷不乐地在王国中留了下来,人间对他而言过于遥远,高高在上的精灵初次嗅到烟火气息,目不转睛注视一切新奇的事物。

 

他知道人类会死,但不知爱也能致死。他尝过月亮丝线般的光芒,但糖比那更甜。他俯视的江河无一不是蜿蜒绵长,从不知直面宽广的湖面何等惊人——甚至于连王宫内的池塘也能装得下成千上万个他。

 

他以不屑一顾的姿态小心打量世间万物,而国王倚在他身旁。

 

国王问道:“你现在觉得人世如何?”

 

精灵哼了一声:“勉勉强强吧,不算想象中那么无聊。”

视线却不肯从叶尖振翅的蜻蜓上离开。

 

身材小小却脾气傲慢的精灵有着独一无二且极其强烈的自我,他的翅膀薄得连阳光也能压弯一般,视线却比利剑更加笔直锋利。在观察周遭的同时,并没有放弃让国王交出心的打算。

 

“人类就是要有自知之明,”他曾振振有词地重申,“为了我献上生命,这是你的荣幸,毕竟能够拜见我的伟岸身姿光辉容貌,这是何等的奇迹——什么?你是一国之王,死了会很麻烦?笑话!国家算什么,能比得上我?别说一国,哪怕整个世界也要屈服于我的意志下!”

 

国王迟疑着。

“这……我或许无法做到。”

 

“为什么?”精灵不可置信,仿佛有人竟然违背他是件多么大逆不道的事情。

 

是啊,为什么呢?国王想,或许是他生来便非常人。

这世界在他眼中温度冰冷而井然有序,空洞,寂静,只是映入视野的单薄光晕。花是黑色的线条,火是沸腾的灰白,城墙,小巷,栅栏,夜幕……所有的一切毫无意义,在进入大脑褪色为空白。他如同山壁旁的大理石,日复一日聆听风雨,无喜无悲。

 

一个从出生起便不懂爱为何物的人类,该如何献上自己的心?

 

精灵皱着眉头思索良久。

“啧,好吧,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他不情不愿地说道,“连野兽都知喜怒——尽管那是极其肤浅且直接的情感——但,好歹你生理上算个人类,快给我加把劲,赶紧呈上我需要的贡品!”

反正人的心就像春天的麦子,放着不管也会自己长出来。精灵想着,冲国王招招手,下巴一扬,又命令道。

“去,带我去看湖!”

 

王宫内有一潭名为星湖的湖泊,既然敢以星星做名,同样的,也有它独一无二之处。每到夏天,会开满整湖睡莲,无数的萤火虫飞舞旋转,夏季的晚上千万萤光盘旋而上,映着湖面皎白月光,是王国内最负盛名的美景。

 

精灵斜躺在睡莲里,翘着脚,翅膀一扇一扇闪烁着星光,水波顺着他的动作层层荡开。萤火虫不敢离他太近,却也不停欢快地试探着亲吻他的脚趾,飞快靠近又离开。

 

精灵极偶尔也会哼着歌。

低低的,像把日月织成音符,声音轻而重重砸在心弦上。

光晕笼罩着他。

 

国王看着精灵,在那刻,视野内灰白的色调一点一点,消失了。

所有景色在一瞬间鲜活,夜幕是深蓝,月亮是柔白,云柔软而湖水粼粼,虫鸣响起了,包围着的所有景色如同灰白的画被泼上绮丽色彩,那么的美丽。

耀眼万丈,目眩神迷。

 

……恰如一枝玫瑰正盛放于他心间。

 

……

…………

………………

 

在人间的这些日子,国王陪着精灵走遍了首都的大街小巷,热爱喧嚣闹腾的精灵颇有些乐不思蜀的意味,指挥着国王东奔西跑,春花落了夏风袭来,稍晚些便是秋果冬雪,每天都有那么多新鲜的果子、眼见着长高的麦草、涩甜的啤酒……

万物齐齐高声歌唱,悄然缠住了精灵的翅膀。

 

国王的笑容越来越明显,很多时候侍女们瞧着他与小精灵——精灵丝毫没有隐瞒的意思,现在大家都知道他的身份——相谈甚欢。

 

有一天,国王问精灵。

 

“你在这里过得开心么?”

 

“唔——也、咳,也就那样吧,不好不坏,嗯……还不错。”

 

“你在天上待了多长的时间呢?”

 

“谁会去数无意义的日子,难不成你会记住今天天上飘过多少云吗?”

 

“那么,我想送给你一朵花,你愿意接受吗?”

 

“花?”小精灵倨傲地扭过头,“这世上所有的花都是我的。”

 

“那么,宝石?”

 

“石头有什么好的。”

 

“黄金?”

 

“颜色倒是勉强配得上我的身份……你送我东西做什么?”

 

“……”

 

“?”

 

国王平静着看着他,露出一个微笑,语调轻微压低而紧绷着。

“……因为我想要你记住我。”

 

精灵的心脏停了一拍。

 

为了掩饰这失态,他很快站起来。

“记住你?哈!记住你!”

 

心脏剧烈跳动,血气上涌,耳尖……红了。

 

小手小脚的精灵强装镇定,趾高气扬指着他。

“别自大了,你不过是我永恒生命里的一瞬罢了!知道吗,我的生命千年万年,日月更迭四季变换,漫长到无休无止,我见过多少物种的诞生灭绝,山峰簇起消融,海洋淹没大地,连月亮都不可能比我更长寿——你,不过一个寿命短短几十年的人类,妄想我会记住你?哈!哈哈哈哈哈!”

他露出一个轻微恶意的笑容。

“这当然也是有可能的!把你的心脏给我!作为让我重回天空的回报,我会考虑记住你一丁点的容貌!——除了你的心,我什么也不要!”

 

“……”国王望着他,笑意加深了。

他轻轻抚向精灵的头顶,将翘起的金色短发顺平。

“我不能给你我的心脏,”他说,“我的心脏已经不属于我了。”

 

精灵的大脑有那么片刻的空白,他猛地拉开他的衣襟,一朵玫瑰正盛放于他胸前。

 

“谁!”精灵气急败坏地质问,“谁夺走了你的心!”

 

话脱口而出,立刻有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想。精灵屏住呼吸,手掌贴上自己的胸口,两颗交缠的心脏隔着皮肤在掌心下有力鼓动。

 

“你……”精灵难以置信,“你!你居然……你!”

 

国王温和地望着他。

 

“哈、哈!”精灵干笑两声,色厉内荏道,“很好!非常好——!你、你做的很好!”

 

他不知所措,说不出话,多余的心脏仿佛带来过重的负担,连呼吸都有沉沉的压力,他终于可以离开了!

他留在大地上多久了?记不清——与挂在天空不同,在人界的每一天快得乘风而过,抓不住时间,那么多充盈的热烈情感数也数不尽。

他应该如此庆幸——识趣的人类恭敬献上自己的心,长寿无疆的星星有了两次生命、近乎能够死后重生!

 

他可以离开大地——他可以离开这个人类了!

他应该马上离开!拍拍翅膀,轻而易举!

 

然而心脏尖锐地泛起疼痛——

 

精灵急促喘着气,瞪大了眼睛,鲜红的瞳孔仿佛要滴下血来。

 

那个人类——莫名其妙、傲慢无礼、令他心脏疼痛的人类,打开了窗。他竟然打开了窗。

……再过一会,过了黄昏,夜晚即将降临。月亮孤零零挂在夜幕里,人们已经失去他们的星星很久了。

 

只要飞出去——从那个窗子飞出去——

 

他就再也见不到这个人类了。

 

精灵向后退了一步,嘴唇颤抖着,扭头飞快地冲出大门。

 

……

 

在精灵离开后,国王的视野重新陷入了单调空洞。

 

清晨时接不住露珠的花瓣是黑色的硬块,正午的云是白色的线团,傍晚时分地平线仿佛血淋淋的海。

只有深夜的星星,是黑暗中唯一的色彩,连月亮也比不上。

 

可星星从天空中消失了。

 

飞走的精灵没有回到天上,月亮高高挂着,自那个雨夜后,人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星星了。

 

侍女们偷偷问国王。

“您和星星吵架了吗?”

 

“请别吵架呀,虽说肯定不是您的错……但也不是星星的错……嗯,都是月亮的错!您就怪在月亮身上,哄回星星吧。”

 

“我们都能理解您的心情啦,星星任性又粗暴,还老爱用鼻孔看人——但哪有什么办法呢,那毕竟是世界上唯一的一颗星星呀。”

 

是啊,那毕竟是世界上唯一一颗星星。

 

国王爱上星星两次。

 

第一次在星湖旁。第二次在永恒中。

 

星星说,这不过是他永恒生命中的一瞬。可这是一瞬,对国王而言是永恒。

 

怀抱着永恒,死亡不再可怕。只是没有了星星,玫瑰凋零的速度过于缓慢了,每一秒像被拉长成了片段,胸膛里空荡荡的,呼吸时会扯着疼痛,无趣无趣——若是精灵在此,一定会晃荡着双脚嫌恶地皱眉,“人生太无聊了!人类太无聊了!在这里消磨时间太无聊了!”

 

连那时他不耐的翅膀飞快振动都能令国王笑出声来。

 

国王的血液正在一天天变冷,四肢开始无力,声道艰涩,他想,还好是他先死去,还好他不需要面对爱人的死亡,眼看着虫爬出眼眶,尸体腐败,哪怕扯破丝幔紧抱痛哭,也换不回他的一个微笑——那会是多么绝望的哀恸。

国王已经有了足够的勇气坦然面对死亡。

 

但——星星一直没有回到天空。

 

有一天,又下起了大雨。瓢泼大雨伴着惊雷轰鸣了整个国家,国王安抚了受惊的幼儿,告别致谢的母亲,缓步回到王宫。

他踏入寝殿,惊讶地顿住了脚步。

 

宽大的雪松木床上,洒满了玫瑰花。

 

鲜红的、带着雨珠的残痕,冷而芬芳,颤巍巍缩在床上,那艳丽的红色强硬挤开别的色彩,铺满了国王的视野,只间或透出些许藏在花瓣下闪烁的金色光芒。

 

精灵坐在花瓣中央,金发潮湿地贴在额头上。

 

国王睁大了眼睛:“你……”

 

精灵打断了他的话。

“拿去,”他有气无力地垂着头,露出的脸颊与手臂带着被玫瑰尖刺划出的细小伤口,“拿去,这些玫瑰花,够不够?”

 

国王不敢靠近他,怕幻梦一动便碎。

“什么……?”

 

精灵粗鲁地揩去落到眼睛里的汗水,重重喘了一口气,发怒地问他。

“玫瑰花!够不够!这些玫瑰,都是你的了!所以现在赶紧把你的心脏拿回去——拿回去!我不要了!”

 

国王怔愣着,说不出话。

 

精灵咬紧牙,红色的瞳孔里藏着火焰。

他冷漠地对国王道:“我不需要你的心脏了,你用心脏换来了玫瑰,现在,我要用它们换回来——把你的心脏给我拿回去!别再来……别再来扰乱我了——!”

 

国王沉默片刻,慢慢的露出一丝笑意,摇了摇头。

 

精灵愤恨地盯着他:“你不愿意?你、你为什么总是违背我!”

 

国王温柔又盛满爱意地看着他,像在看晨曦的第一缕光芒,夕阳最后的余晖。

“我做不到,”他轻快地说,“这并不是交易。”

 

“可你会死!你……会死……!”

 

国王开怀大笑着,他走进精灵,半跪在床前与他平视。“你还记得吗?‘爱情远远比死亡更迷人’,死亡正是我所求的。”

 

精灵沉下了脸。

“爱情、爱情爱情……愚蠢的爱情!人类如此脆弱,却依然傻乎乎追求爱情!每个人类生下来就是在找死吗!人世这么有趣,酒、美人、刀锋、祭祀……你居然选择那些腻歪的诗与死神的镰刀!冥界……那是我唯一去不了的地方,而你竟然要把自己藏在那里!”

 

“但你能回到天空,”国王轻笑着道,“天空中的唯一一颗星星是不能陨落的……我不能夺走孩子们见到星星的机会。”

 

“可你要夺走我见到你的机会!”精灵脱口而出,又立刻防备地收紧下颌。

 

这句话的力量如同一束阳光直直落进了国王的身体里,若非此刻胸膛上只有半朵即将凋零的玫瑰,他甚至有了心脏重新鼓跳的错觉。已经足够了,他对自己说,能够得到这句话,已经是最为幸福的意外之喜了。

他安慰着精灵。

“正如你所说,人世如此美丽,你还没有尝过秋天开封的啤酒,街角的孩子还念着你的名字,麦子快熟了,那时一片片你最喜欢的金色层层荡开,热闹而丰盛。比我更有趣的人事多得数不清,你不必感到寂寞。”

 

精灵大声反驳:“谁寂寞了!……只是……只是……”他垂下肩膀,鲜艳的眼瞳此刻也蒙了一层雾,“那些快要成熟的麦草、掉了牙的小孩、品尝过的啤酒……我觉得有趣,那都是因为你与我一起。”

他无精打采地低着头。

“没有你,这世界有什么意思。”

 

这句话砸懵了国王,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一定是星星不懂人世的语言艺术,国王这么对自己说,要么就是自己理解错意思了,一定……一定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

国王晕晕乎乎,超额的情感飞速在脑内盘旋,到最后,他只能跟着自己的直觉说道。

“你不必感到愧疚……我是自愿将心脏给予你,星星的寿命那么漫长,孤高悬挂在遥远的天上,总要有另一道声音陪着你,而我很高兴我能得到这份荣幸。每当你听见我的心脏在跳动,就如同我在陪伴你,我并不是藏到你见不着的地方了,我就在你的身体里。”

 

“可你不会再对我笑了,”精灵说,“我再也触摸不到你的皮肤,再也听不见你的声音,百灵鸟的喉咙,鹰隼的眼睛,豹子的利爪……那些都是他们不可或缺的,你就是我不可或缺的。”

他的声音轻而易举盖过了磅礴的雨激烈的风,重重回荡在国王的耳中。

“我不能接受!开什么玩笑,我从没有得不到的东西——人类的崇拜祭祀、无意义的夸大赞美、孔雀的尾羽乃至太阳的光芒,统统都是我的!只要我伸出手,他们会争先恐后把自己最重要珍贵的礼物送给我!——是啊,是啊,我没有得不到的东西。”他的眼睛慢慢沉下来,直直盯着国王,带着某种志在必得的强横,“连你的心脏我也到手了,这是理所当然的,哈!那么……我要得到你,也是理所当然的。”

 

“……我已经属于你了……”国王茫然的回答他。

 

精灵断然否决。

“不,当然不,你现在还不属于我!死神扯着你的胳膊而我抱着你的心脏,这种半吊子的状态可不是我想要的。为了完完全全得到胜利,我已经做好了决定……嗯,没错,只是一个小小的决定,你可别太得意了!”

 

“……什么?”

 

“我把我的心脏给你。”精灵认认真真说道。

 

“……你的什么?”

 

“我的心脏,”小小的精灵脸上写满了理直气壮,令国王恍惚这情形是不是曾经发生过,“我能够理解你的受宠若惊,毕竟我——天上天下唯一的星星——愿意给你——一个人类——珍贵的心脏!不过你也不必妄自菲薄,既然能够令我心甘情愿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我当然也是要索取相应报酬的!没错,从现在起,你完完全全独属于我了!你是我的,并且只是我的!听懂了吗!”

 

国王的大脑一片空白。

 

精灵扯下黏在身上的花瓣,此刻他已经重新精神起来,气势汹汹昂扬挺拔地单手叉腰,指着国王的鼻尖。

“太过高兴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吗!没关系!我允许你陷入这巨大的狂喜中,毕竟我可是非常宽大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国王疑心自己正在做梦,他深深呼吸两口气,力图镇定地先掐自己一下,疼,再拉开衣襟。

半凋零的玫瑰花图案一丝痕迹也没留在胸膛上,顺着血管,耳膜听见了久违的心脏跳动的声音。

 

交换心脏的方法只有一个,唯一的一个。

这是爱神的诅咒,亦是祝福。任何的魔法神力都不能违背。

 

国王听见自己问:“你不回天上了么?”

 

而精灵不屑的撇撇嘴:“笨蛋,你的心脏不正在我的身体中吗,我想什么时候回去就什么时候回去。哼,每天挂在天上也是很累的,偶尔也要给自己放假啊……喂,你怎么又呆住了!”

 

仿佛拥有了全世界,国王或许会花许多许多时间才能接受这巨大的惊喜。

当然,无论多久,精灵都会陪在他身边。

 

·

 

国王爱上星星两次,并且在生命的未来,更会有无数次。

无数次,他的心脏跳跃在星星的胸膛里,星星的心脏鼓动在他的胸膛里。

玫瑰花消失了,而他得到了爱。

 


评论(29)

热度(3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