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已_饿晕倒在深渊底底

小透明,野生,手速超慢

闪恩·FATE·胡来战争

阅读前注意:

FZ/FSN联动

笔者私心加入了恩奇都

不想写太长,所以某些角色未出场(。 

恶搞向,ooc

含少量帝韦伯

 

·

1

“这世界一定是有哪里不对。”

韦伯·维尔维特喃喃自语道。

 

他一觉醒来,眼见许多他认识不认识的英灵与Master围成一圈坐在一起,黑夜中阴森森的教堂摇曳着不详的烛光,气氛森冷。

他连眼睛也不敢揉了,扯了扯旁边Rider的披风。

“怎么回事?”

 

“因此,此次圣杯战争,将以此种形式进行。”言峰绮礼静静道,此时他的面庞被阴影笼罩,看不清神色,“可有异议?”

 

沉默蔓延开,韦伯战战兢兢,不知所以,悄悄转动视线探查。

 

言峰绮礼抬起头,开启毫无情感波动的解说模式,不知为何,韦伯总觉得他的语气有着莫名的兴奋。

 

“那么,就此定下——召集众位Master与servent,此次圣杯战争规则为,说出一件你做过的事,如果没有人做过,则你赢,输者扔掉一件宝具;如果超过两个人做过,则你扔掉一件宝具。存活到最后的人即为圣杯战争的胜利者!”

 

——这么胡来的打开方式一定是我世界线穿错了!

韦伯差点怒吼出声。

这种一看就是为金皮卡走后门的规则没问题吗???

 

令人惊恐的是,居然在场所有的人都毫无争议地顺从了。

顺从了?!

 

“顺带一提,”言峰绮礼补充道,“从者Archer,只能使用常用宝具。”

 

啊……韦伯稍稍安心下来,宝具太多反而是弊端啊这种时候,那个喜新厌旧的Archer的常用宝具有超过三个吗?

 

他的右手面,红衣双马尾的少女紧接着追问道:“哪个Archer?”

 

“所有Archer。”

 

韦伯听见少女“啧”了一声,她身旁的白发男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2

史上第一届·求求阿赖耶·让它变成最后一届·胡来圣杯战争,开始!

 

3

按照座位顺序,首先上场的是Assassin,这位暗杀者代表胸有成竹,沉稳开腔道。

“我从未在圣杯战争中赢过一场战斗。”

 

“……”

一片令人心酸的死寂。

 

大帝拍了拍他的肩。

“职阶所限,错不在你。”

 

所有人头也不回扔掉一把宝具。

 

紧接着坐在暗杀者身旁的Lancer。

“恩……”迪卢木多沉吟片刻,想说出一个无懈可击的优势,“我是幸运E!”

 

恩奇都、红Archer微笑着望着他。

“扔吧!”

 

兰斯洛特很想拥抱他,奈何现在说不出人话,只能用鼓励的眼神为他助威。

其实迪卢木多只要说“我ntr了自己的主君”他就赢了!能做到这一点的在场只有兰斯洛特自己!——但想来这样的胜利他并不想要。

注定与胜利无缘的男人。

So sad。

 

4

雨生龙之介一脸状况外,笑眯眯撑着脸欢呼。

“我和我的但那相亲相爱~每天都在做超cool~~的事情哦~!”

 

Saber面无表情将剑鞘往身后一扔,迪卢木多垂着泪折断了红蔷薇,雁夜冷着脸扔了一只虫子。

远坂凛一边微笑一边瞪着卫宫士郎,士郎想了想,把切嗣拨到一旁,捡回剑鞘坐在Saber身边。

 

韦伯一脸茫然地看着Caster痛哭烧掉了他的书。

 

士郎小声吐槽道:“与其说是圣杯战争,比惨大会更贴切呢似乎……”

 

红Archer扫了他一眼,眼看轮到自己。

他慢悠悠道:“我家满门英灵。”

 

哇!

众人齐刷刷望着他!

太惨了!

 

恩奇都思忖片刻,“我的满门只有我的挚友一人,算吗?”

 

另一种意义上的惨呢,你。

 

“算!”吉尔伽美什霸道宣布,“不算也得算!”

 

裁判言峰绮礼下结论:“只有恩奇都一个,红色Archer胜!”

 

吉尔伽美什不甘心地切了一声,将维摩那甩出去,砸在地上土尘四溅。

 

5

“哎?到我了吗?”韦伯想了想,有什么能打败这些强大的英灵呢……?

韦伯:“我上过学。”

失学英灵们差点转手就扔了宝具,定睛一看,凛与士郎掏出了校服。

韦伯轻声嘀咕:“啧,忘记master了。”

 

红Archer抄着手笑而不语。

 

6

切嗣此刻重新坐回了士郎身边,木然道:“我杀了我爸我妈我老婆。”

 

……扔!

 

言峰绮礼迷之微笑:“原来你是爱他就要杀他的性格啊。”

 

韦伯小心翼翼问:“恕我直言,请问卫宫先生是姓樱冢护……吗?”

 

7

士郎:“我打赢了吉尔伽美什。”

 

这句话简直引发了九曲连环爆!

 

吉尔伽美什咬牙切齿拍地而起,一把抽出了EA。

“杂种你以为你配得上我的开天辟地乖离之星吗?!”

 

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用EA给他捶背吗?!

韦伯惊恐地紧紧抓住Rider。

 

恩奇都唯恐天下不乱跟着站起来,“他输了就是我输了,来吧,Saber的主人,为了乌鲁克的荣光,你来和我打!”

别添乱了!

 

“呵呵呵没被暗害的我怎么可能败在你手下!”肯尼斯胸有成竹地站起来,“Lancer,准备好!”

 

Saber正襟危坐,战意凛然:“虽说Archer是位强敌,但面对没有令咒束缚的我,胜负难料!”

比起反驳先救救你身后被插了满膝盖箭的切嗣吧!

 

8

总算是安抚下了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顺带一提,恩奇都居然比英雄王还要难搞定,火上浇油丝毫不看气氛,兴致勃勃想和最强的Saber打一架),划掉游戏划掉战斗继续。

 

吉尔伽美什得意洋洋地宣告:“本王拥有全世界!”

 

“哦。”

众人冷漠地扔出宝具。

 

“……”

 

恩奇都安抚地拍了拍吉尔伽美什的肩膀。

“虽然赢了但并没有胜利感呢。”他吐槽道。

 

9

“金色Archer的赢面太大了,”雁夜想,“就算他说他是世界上最慢心的王,也是他赢。”

 

10

由于恩奇都与吉尔伽美什是所有人中挨得最紧密的,下一个轮到恩奇都。

 

恩奇都想也没想,爽快道:“作为一介兵器的我,无上荣幸,所拥有的极少的宝物中,正好有我的挚友。”

 

士郎不确定的问道:“……你的意思是你有朋友?”

 

“不,我的意思是,我爱他。”恩奇都微笑回答。

 

……比起喜欢金皮卡我宁愿输掉战争!

抱着这样的觉悟,在场所有人齐齐扔掉宝具。

 

11

“我爱着一位少女!圣少女!”Caster哀嚎着,双手向上众星捧月着呻吟,“可是我的圣少女竟然忘记了我和她的珍贵回忆!啊!啊!我的圣少女啊!”

 

“如果只是爱着一位少女的话,我。”士郎举手。

 

肯尼斯一边别开脸一边举手。

 

雁夜咳着血举手。

——你就别闹了你明明爱着的是人妻。

 

“你扔吧。”

众人目光催促着。

 

“你们怎么不懂啊!我爱她啊!”Caster面对一群冷漠.jpg的英灵,痛心疾首流泪道,“爱着那位圣少女啊!爱是多么宝贵的财富!是人类于深渊中唯一的曙光!”

 

我们不想懂你的爱,只想拿到圣杯。

——by面对胜利无比狂热的众人。

 

12

Caster哭着扔掉了文本。

 

13

整理一下,目前为止,除去弹尽粮绝的英灵们,到最后竟然(果然)只剩下了吉尔伽美什与红色Archer。

 

“这是Archer之间的战斗吗?”士郎疑惑,“都不用弓的Archer?”

 

“我还是想要Saber。”凛深情地注视骑士王。

 

14

“等等,为什么你还留着?”

肯尼斯指着恩奇都问道。

 

恩奇都笑了起来,绿色的长发映着烛光。

“因为我是他的持有宝具。”

 

15

……这TM也算?!

 

16

失去了Saber竞选资格的切嗣面无表情端起狙击枪,“这场战斗,我不承认!”

 

迫于英雄王威胁的时辰终于能够说话了:“失败者到现在才说这样的话?”

 

兰斯洛特一脚踹翻了长椅。

“嗷嗷嗷@¥&(%*(*%”(我得不到胜利没关系!我的王必须得到!)

 

远坂凛面对镜头优雅地微笑:“当然了观众朋友们,我们一定会准守规则,哦呵呵呵呵。”

 

一个旋身压低音量:“Archer上啊!不折手段得到胜利!冲吧!必要时我会用令咒支援你的!”

 

17

离大混战还有3分钟。

离兰斯洛特一脚踹开哭泣的Caster揍向恩奇都还有4分钟。

离言峰绮礼愉悦望着切嗣与英灵Emiya的战斗还有8分钟。

离Rider抱着韦伯的腰离开还有13分钟。

离整场战斗结束还有21个小时。

 

18

谢天谢地,这胡来战争总算是结束了。

圣杯·真·战争,现在正式开幕!


评论(10)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