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已_饿晕倒在深渊底底

小透明,野生,手速超慢

吉莱·南柯一梦

莱因哈特听到了婉转的鸟鸣。

他睁开双眼。

 

映入眼中的是白色单调的天花板,即使不用四顾,他也知道围绕在他身边沉闷到近乎严苛的摆设,这里是毫无生气如同囚室一般的房间。

他重新合上眼睑。

事实上,这所学校以严格的教育和管理著称,宿舍的条件为两人一间,摆设布置虽比不上专门为贵族修建的学校,却也安宁坚固。

在此时之前,莱因哈特从未认为宿舍如此的封闭单调,不知为何,他困倦的甚至不想动一下手指。

 

一只温暖的手掌覆在他的额头上,细心地将额前金色的碎发理开。

“莱因哈特,该起床了。”

 

莱因哈特整个人僵硬住,好半晌动也不敢动,甚至连呼吸也放得不能再缓。

 

声音的主人带着笑意,手掌的热度想必和他的头发的颜色一样,热烈,却绝对不会灼伤人。

“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今天可是卢卡斯老师的课。虽然跑上五十圈不算什么,不过有这个时间,去做更好的事也不错,对吗?”

 

他深深吐出一口气,猛地睁开眼。

 

齐格飞·吉尔菲艾斯伸出手停在他身前,略显稚嫩的脸上是他最熟悉的和煦的笑容。

“准备一下,我们走吧。”

 

他一把抓住他的手,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吉尔菲艾斯……”

 

后者对他投以疑惑的眼神,“怎么了,莱因哈特?”

 

莱因哈特陷入短暂的眩晕,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放开吉尔菲艾斯的手,按了按额头。

“不……没什么……我忘了。”

 

记忆像一片被波浪冲刷的沙滩,片刻之前有什么停留在脑海中,现在也退却得干干净净。

“……没什么。”

他这样说着,终于能打起精神,从床上一跃而起。

直到他跳起来,他才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样失礼的动作了,他的着装一定要完美无缺,风度无懈可击,站在最高处接受所有人的赞美。

 

——莱因哈特不由得为这无由来的想法轻笑出声。

 

“快走吧,吉尔菲艾斯,我可不想迟到!”

他迅速的穿上校服,转头对吉尔菲艾斯露出轻快地笑容。

 

后者套上靴子,最后整理了莱因哈特的床铺,和他一起小跑着奔向教室。

 

在打铃的最后一秒踏进教室门,开始上课,听老师在讲台上侃侃而谈帝国的伟大高贵。

窗外是吵杂的蝉鸣,身侧的同学在课桌下偷偷地翻阅小说。

莱因哈特甚至能看到万里之外,贵族享受着美酒,挑剔舞者的舞姿不够柔软,在他们的脚下,平民像奴隶一样勤恳的劳作,却不得不承受生存的苛责。

 

莱因哈特从没有像现在一样渴望战争与火焰——

 

那冲动来得如此突然,就像他曾经入千万人之中运筹帷幄,进退自如,轻而易举得到胜利的桂冠。

 

旁边有人撞了状他的腰侧。

 

莱因哈特回过神,发现吉尔菲艾斯若无其事的看着书,悄悄递过来一张纸条。

“下午我们翘课吧,帝国广场今天有庆典。”

 

那个帝国的庆典跟他有什么关系。

但是,吉尔菲艾斯难得的、不,是绝无仅有的提出翘课……

 

莱因哈特面上故作为难,手指飞快的划出笔痕。

 

——“好!”

 

在阳光非常明媚的那天下午,吉尔菲艾斯作为人生中第一次——说不定也是最后一次——翘课行动理所当然的和莱茵哈特一起进行。

 

他们翻过学校高高的围墙,像两只鸟一样轻盈的跃下来,阳光照在莱因哈特的头发上,竟然比黄金显得更加耀眼。

 

吉尔菲艾斯拉着他的手飞奔在小路上,他们沿着下坡奔跑,如同飞起来一般,风鼓起校服,在耳旁猎猎作响,整条小路上充盈着他们的笑声,莱因哈特只觉得这一刻就算把整个世界都掌握在了手中,也不可能有现在这样快乐了。

直到冲到快拐角的地方,吉尔菲艾斯才拉着他停下来。两个人都喘着气,看着对方胡乱飞起的头发哈哈大笑。

 

帝国的庆典是为了祭奠百年前某一位将军而设立的。理所当然,高登巴姆王朝也不是自建国以来就一帆风顺,曾经经历的战乱让这位将军迅速爬到一人之下的位子,甚至在死后还成立了他的纪念日。

 

莱因哈特在热闹的人群中穿来穿去,手里拿着不知何时买的白色手链,兴冲冲的举到吉尔菲艾斯的面前。

“吉尔菲艾斯你看,怎么样,下次见到姐姐的时候我要送给她!”

 

那手链非常普通,也并不是什么昂贵的材质,但是制作者细心穿织设计,显得大方典雅。

莱因哈特曾经在路旁看见一朵白色的摇曳之花,也如现在这样,像个小孩子将花采了下来,别在安妮罗洁的耳边,花与人都那么娇弱温柔。

只要他见到好看的东西,就一定会带一份给安妮罗洁。

 

吉尔菲艾斯笑着回答道:“很好看,安妮罗洁大人一定会喜欢的。”

莱因哈特将手链揣进包里,拉着吉尔菲艾斯转身就走。

“快点、我看见那边有新型的艇舰模型!”

吉尔菲艾斯跟在他后面跌跌撞撞的避开人群,在不小心撞到人时扭头抛下一句“对不起”,然后就被莱因哈特跌跌撞撞拉扯到更远的地方。

 

他无奈的同时,心里也有着淡淡的笑意。

刚醒来时的莱因哈特很奇怪,尤其是独自一人沉浸在思绪中时,偶尔会泄露出……血腥的杀伐之气。

 

……果然带他出来走走比较好。

吉尔菲艾斯勉强自己跟上莱因哈特,同时护住他小心不被尖利的东西撞到。

 

最后两人直到天黑了,才走出逐渐散去的人群。

 

星星镶嵌在天空中。

 

莱因哈特玩到脸都有些泛红,这个时候吉尔菲艾斯才觉得他有这个年龄的模样,而不是一直压抑着自己的少年。

 

他们在公园里随便找了一片草地坐下,面前是宽阔的人工湖。湖面上倒映着灯光和星光,随着粼粼的波纹起伏。

 

莱因哈特盯着湖面。

他在静谧的湖与信任的友人身旁安静放松,早上出现的不安似乎又出来了。

他皱着眉,想把这种软弱的情绪驱逐出去。

 

两只手指抚上他的眉心。

 

吉尔菲艾斯有些担心的看着他,用了些力,把紧缩的眉头揉开。

“莱因哈特,你有什么心事吗?”

 

莱因哈特看着他,突然就觉得没有什么不安与惶恐的了,自己一直空洞的地方被填满了。

 

他将手臂搭在吉尔菲艾斯的肩上,手指绕着他的红发,轻描淡写的道。

“没什么……现在没事了。”

 

吉尔菲艾斯下意识动了动头,感受到对方指尖的温度。

“如果有什么心事,告诉我吧,我一直在这里。”

 

“……一直都在?”

 

吉尔菲艾斯笑起来,肯定的说,“当然。”

 

莱因哈特眨了眨眼,冰蓝色的眼睛划过光辉,如同整个银河都落入他的眼中——

 

他忍耐着不让唇角的弧度扩得太大。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有什么的话,我一定会告诉你的。至于现在?那当然是要将全宇宙都拿到手——!”

 

吉尔菲艾斯忍不住笑出声。

 

广阔而深蓝的夜幕下,两个少年肩并着肩,大笑着谈论将来似乎遥不可及的梦想。

 

·

 

……

……

……

 

希尔德皇妃深深呼吸着,手指控制不住的颤抖,用含着水和白酒的棉纱轻轻沾着皇帝的嘴唇。

 

蓦地,那纤长的睫毛颤了颤。

莱因哈特缓慢的睁开眼——如同黑夜中最后的流星雨落般划过他的眼眸。

 

他看不见希尔德消瘦苍白的脸颊,也看不见奢华的摆设。

他听不见人民的呼喊,听不见风的低吟。

 

在这一刻,他仿佛从梦中醒来。

梦里梦外,都有着同一个人在对他静静微笑,一直守护他。

 

莱因哈特久久凝视着空白之地,直到那幻影消失不见,才默然合上眼。

 

很快……就可以相见了。

如此想来,死亡只是一条通向你的路途,有什么可怕的。

 

“如果拿到了宇宙……大家……”

 

他低声喃喃。

仿佛有人用和头发一样热烈的温度拂过他的额头,依然倾听着他的话语。

 

莱因哈特垂着头,似乎在去更加靠近不存在的温度,他闭着眼,就这样安静的,满足的,停止了呼吸。

 

 

 

 

 

 

 

 

 

 

·

 

莱因哈特听到了婉转的鸟鸣。

他睁开双眼。

 

映入眼中的是白色单调的天花板,即使不用四顾,他也知道围绕在他身边沉闷到近乎严苛的摆设,这里是毫无生气如同囚室一般的房间。

他重新合上眼睑。

事实上,这所学校以严格的教育和管理著称,宿舍的条件为两人一间,摆设布置虽比不上专门为贵族修建的学校,却也安宁坚固。

在此时之前,莱因哈特从未认为宿舍如此的封闭单调,不知为何,他困倦的甚至不想动一下手指。

 

一只温暖的手掌覆在他的额头上,细心地将额前金色的碎发理开。

“莱因哈特,该起床了。”

 

莱因哈特整个人僵硬住,好半晌动也不敢动,甚至连呼吸也放得不能再缓。

 

声音的主人带着笑意,手掌的热度想必和他的头发的颜色一样,热烈,却绝对不会灼伤人。

“再不起来就要迟到了,今天可是卢卡斯老师的课。虽然跑上五十圈不算什么,不过有这个时间,去做更好的事也不错,对吗?”

 

他深深吐出一口气,猛地睁开眼。

 

齐格飞·吉尔菲艾斯伸出手停在他身前,略显稚嫩的脸上是他最熟悉的和煦的笑容。

“准备一下,我们走吧。”

 

他一把抓住他的手,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吉尔菲艾斯……”

 

后者对他投以疑惑的眼神,“怎么了,莱因哈特?”

 

莱因哈特陷入短暂的眩晕,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放开吉尔菲艾斯的手,按了按额头。

“不……没什么……我忘了。”

 

记忆像一片被波浪冲刷的沙滩,片刻之前有什么停留在脑海中,现在也退却得干干净净。

“……没什么。”

他这样说着,终于能打起精神,从床上一跃而起。

直到他跳起来,他才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做过这样失礼的动作了,他的着装一定要完美无缺,风度无懈可击,站在最高处接受所有人的赞美。

 

——莱因哈特不由得为这无由来的想法轻笑出声。

 

“快走吧,吉尔菲艾斯,我可不想迟到!”

他迅速的穿上校服,转头对吉尔菲艾斯露出轻快地笑容。

 

后者套上靴子,最后整理了莱因哈特的床铺,和他一起小跑着奔向教室。

 

在打铃的最后一秒踏进教室门,开始上课,听老师在讲台上侃侃而谈帝国的伟大高贵。

窗外是吵杂的蝉鸣,身侧的同学在课桌下偷偷地翻阅小说。

莱因哈特甚至能看到万里之外,贵族享受着美酒,挑剔舞者的舞姿不够柔软,在他们的脚下,平民像奴隶一样勤恳的劳作,却不得不承受生存的苛责。

 

莱因哈特从没有像现在一样渴望战争与火焰——

 

那冲动来得如此突然,就像他曾经入千万人之中运筹帷幄,进退自如,轻而易举得到胜利的桂冠。

 

旁边有人撞了状他的腰侧。

 

莱因哈特回过神,发现吉尔菲艾斯若无其事的看着书,悄悄递过来一张纸条。

“下午我们翘课吧,帝国广场今天有庆典。”

 

那个帝国的庆典跟他有什么关系。

但是,吉尔菲艾斯难得的、不,是绝无仅有的提出翘课……

 

莱因哈特面上故作为难,手指飞快的划出笔痕。

 

——“好!”

 

在阳光非常明媚的那天下午,吉尔菲艾斯作为人生中第一次——说不定也是最后一次——翘课行动理所当然的和莱茵哈特一起进行。

 

他们翻过学校高高的围墙,像两只鸟一样轻盈的跃下来,阳光照在莱因哈特的头发上,竟然比黄金显得更加耀眼。

 

吉尔菲艾斯拉着他的手飞奔在小路上,他们沿着下坡奔跑,如同飞起来一般,风鼓起校服,在耳旁猎猎作响,整条小路上充盈着他们的笑声,莱因哈特只觉得这一刻就算把整个世界都掌握在了手中,也不可能有现在这样快乐了。

直到冲到快拐角的地方,吉尔菲艾斯才拉着他停下来。两个人都喘着气,看着对方胡乱飞起的头发哈哈大笑。

 

帝国的庆典是为了祭奠百年前某一位将军而设立的。理所当然,高登巴姆王朝也不是自建国以来就一帆风顺,曾经经历的战乱让这位将军迅速爬到一人之下的位子,甚至在死后还成立了他的纪念日。

 

莱因哈特在热闹的人群中穿来穿去,手里拿着不知何时买的白色手链,兴冲冲的举到吉尔菲艾斯的面前。

“吉尔菲艾斯你看,怎么样,下次见到姐姐的时候我要送给她!”

 

那手链非常普通,也并不是什么昂贵的材质,但是制作者细心穿织设计,显得大方典雅。

莱因哈特曾经在路旁看见一朵白色的摇曳之花,也如现在这样,像个小孩子将花采了下来,别在安妮罗洁的耳边,花与人都那么娇弱温柔。

只要他见到好看的东西,就一定会带一份给安妮罗洁。

 

吉尔菲艾斯笑着回答道:“很好看,安妮罗洁大人一定会喜欢的。”

莱因哈特将手链揣进包里,拉着吉尔菲艾斯转身就走。

“快点、我看见那边有新型的艇舰模型!”

吉尔菲艾斯跟在他后面跌跌撞撞的避开人群,在不小心撞到人时扭头抛下一句“对不起”,然后就被莱因哈特跌跌撞撞拉扯到更远的地方。

 

他无奈的同时,心里也有着淡淡的笑意。

刚醒来时的莱因哈特很奇怪,尤其是独自一人沉浸在思绪中时,偶尔会泄露出……血腥的杀伐之气。

 

……果然带他出来走走比较好。

吉尔菲艾斯勉强自己跟上莱因哈特,同时护住他小心不被尖利的东西撞到。

 

最后两人直到天黑了,才走出逐渐散去的人群。

 

星星镶嵌在天空中。

 

莱因哈特玩到脸都有些泛红,这个时候吉尔菲艾斯才觉得他有这个年龄的模样,而不是一直压抑着自己的少年。

 

他们在公园里随便找了一片草地坐下,面前是宽阔的人工湖。湖面上倒映着灯光和星光,随着粼粼的波纹起伏。

 

莱因哈特盯着湖面。

他在静谧的湖与信任的友人身旁安静放松,早上出现的不安似乎又出来了。

他皱着眉,想把这种软弱的情绪驱逐出去。

 

两只手指抚上他的眉心。

 

吉尔菲艾斯有些担心的看着他,用了些力,把紧缩的眉头揉开。

“莱因哈特,你有什么心事吗?”

 

莱因哈特看着他,突然就觉得没有什么不安与惶恐的了,自己一直空洞的地方被填满了。

 

他将手臂搭在吉尔菲艾斯的肩上,手指绕着他的红发,轻描淡写的道。

“没什么……现在没事了。”

 

吉尔菲艾斯下意识动了动头,感受到对方指尖的温度。

“如果有什么心事,告诉我吧,我一直在这里。”

 

“……一直都在?”

 

吉尔菲艾斯笑起来,肯定的说,“当然。”

 

莱因哈特眨了眨眼,冰蓝色的眼睛划过光辉,如同整个银河都落入他的眼中——

 

他忍耐着不让唇角的弧度扩得太大。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有什么的话,我一定会告诉你的。至于现在?那当然是要将全宇宙都拿到手——!”

 

吉尔菲艾斯忍不住笑出声。

 

广阔而深蓝的夜幕下,两个少年肩并着肩,大笑着谈论将来似乎遥不可及的梦想。

 

·

 

……

……

……

 

希尔德皇妃深深呼吸着,手指控制不住的颤抖,用含着水和白酒的棉纱轻轻沾着皇帝的嘴唇。

 

蓦地,那纤长的睫毛颤了颤。

莱因哈特缓慢的睁开眼——如同黑夜中最后的流星雨落般划过他的眼眸。

 

他看不见希尔德消瘦苍白的脸颊,也看不见奢华的摆设。

他听不见人民的呼喊,听不见风的低吟。

 

在这一刻,他仿佛从梦中醒来。

梦里梦外,都有着同一个人在对他静静微笑,一直守护他。

 

莱因哈特久久凝视着空白之地,直到那幻影消失不见,才默然合上眼。

 

很快……就可以相见了。

如此想来,死亡只是一条通向你的路途,有什么可怕的。

 

“如果拿到了宇宙……大家……”

 

他低声喃喃。

仿佛有人用和头发一样热烈的温度拂过他的额头,依然倾听着他的话语。

 

莱因哈特垂着头,似乎在去更加靠近不存在的温度,他闭着眼,就这样安静的,满足的,停止了呼吸。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