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已_饿晕倒在深渊底底

小透明,野生,手速超慢

带卡·神话

阅读前注意:

换眼用生命大和谐来源于虾球的某个帖子,非原创。

欢乐向,无逻辑,平行世界,OOC

 

·

 

正月的时候,村子里就暗戳戳流传七代目火影被内定的消息,那时候大家心里还有些不平,心想这样下去村子迟早要完,火影都是宇智波对象,很危险,但又转念一想,只有宇智波的对象才能当火影,而曾经叫嚣着要当火影的宇智波斑、宇智波佐助、宇智波带土在对象面前也是安静如鸡,他们纷纷跑去嘲笑压根没想当火影的宇智波鼬,实在是搞不懂他们宇智波的逻辑。

 

本来大家对木叶内部的领导人选操作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却被小樱的一句话打破了。

 

起因是小樱在进行医学实验,她心血来潮异想天开:如果写轮眼的赠与方式是必须发生生命大和谐,那村子该变得多和谐啊!

 

“你们想想,带土13岁那年和卡卡西换了眼,那宇智波家早没这么多事了!”小樱振振有词道。

 

同期其余人纷纷用难以言喻的目光看着她。

学医不重口,回家烤白薯。

 

“那要是没想换眼,只想生命大和谐呢?”富有科研精神的香磷问。

 

鹿丸的嘴一时没管好溜了一句:“宇智波自行内部解决不就好了。”

 

这话题一下子炸开了锅。

 

反智派发言,宇智波家如今沦落到鸡嫌狗不理的地步就是换眼方式不对!你说早这样哪还有随挖随装!谁还敢觊觎写轮眼!大大提高了族人的生存率!

 

保智派说胡扯!这是阴谋!木叶上层的阴谋!如果用这种方式,宇智波家早就灭亡了!

 

反智派与保智派就搅基会不会灭族进行了深入的交流,大打出手,一度轰飞了宇智波古宅天花板,闹到了还没卸任的卡卡西头上。

 

卡卡西没来得及说话,旁边实习的鸣人就插了一句嘴,不管对错,我觉得我赞成保智派。

 

卡卡西向他投以疑问的眼神。

 

鸣人:“智商没了,别的都是虚的。”

 

基友就带了一个加智力面具的卡卡西深表同意,但他还是先对鸣人解释专有名词。

“保智派的智,不是智商的智,是宇智波的智。”

 

那不是一样吗?鸣人迟疑着反问。

 

卡卡西竟觉得无言以对。

 

两派争执不下,卡卡西把鸣人往前一推,找个时机趁乱溜了。

 

要给年轻人多锻炼的机会,他毫不心虚的想,一边打着哈欠,踏着夕阳的余光慢慢踱步回家。

 

宇智波·前报社青年·现无业青年··带土蹲在他的后花园里,不知在捣鼓什么。

卡卡西心里涌起不祥的预感,凑过去一看,帕克被带土摁着,无声泣喊,腿毛被一根根拔下来。

 

“……”

卡卡西在“你无不无聊”“不无聊就去找你祖宗”“果然有面具才有智力”中徘徊了一下,觉得哪个都会造成be支线,嘴里的话换了一圈,问他:“你对我的狗有什么意见吗?”

一边把帕克从他手里救下来。

 

看不顺眼。带土冷笑了一声。

 

……拜托,连帕克都不理你的话,你就真成了狗不理了。

卡卡西腹诽道。

 

他松开手,帕克忙不停跌地一溜烟跑得没影,徒留一地狗毛。卡卡西叹了一口气,准备去拿扫帚扫了,却没想到带土抓住他的领口,将他压在地上。

 

带土紧紧盯着卡卡西的眼睛,慢慢用牙齿脱下他的露指手套,轻轻舔了一下卡卡西的掌心。

卡卡西的大脑空白了一瞬间。   

 

带土在进行生命大和谐的时候,动作一点也不和谐。

卡卡西偶尔会觉得他咬在颈侧的力度仿佛是要撕下他一块肉吞下去,带着不知哪里来的苦大仇深。

人老了,经不起折腾了。

可那是带土,他的英雄,他最沉重的一道枷锁。每每他想推开他或让他不那么用力,却都发现自己做不到,最后只能更加用力地回抱他。

 

第二天去上班的时候,卡卡西碰巧遇到纲手。

 

纲手对他恨铁不成钢,连带着看鸣人的眼神也不善。

“一个个的家宅不宁,何安天下?”她指责道。

 

讲道理,我家佐助那是情趣,没准备要我命。鸣人惯常护妻狂魔。

 

讲道理,他也没准备要我命。

但卡卡西摸着结痂肿胀的锁骨,发现这句话有点说不出口。

 

鸣人最后提议道,要不卡卡西老师你给他唱首歌吧,他一高兴说不定就好了。

 

什么歌?

 

你是光,你是电,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you are my super star~❤~鸣人唱到最后比了个心。

 

……卡卡西觉得他真对带土这么做了,带土会疯得更厉害。

 

你不是我的卡卡西!万一带土一脸三观尽毁的表情冲上来打架怎么办?木叶好不容易和平了,就别用这种玩笑方式引起战争了,到时候别人问起来说第五次忍者大战起因是一首歌,该怎么面对考历史的孩子啊。

 

进了办公室,保智派和反智派居然还在,他们翘首以待的迎接卡卡西,卡卡西一个脑袋两个大,他无奈的坐下来。

“你们商量出结果了?”

 

保智派表示,和反智派坐下来开了个会(卡卡西私心猜测会议由是千手柱间主持,宇智波止水护法,宇智波带土唯恐天下不乱地从中煽动)中决定,虽然这个法子某方面让灭族的成本增加了某方面又降低了,考虑到还有直男的存在,宇智波家或许还是能繁衍下去的——小樱这项科研项目可以研究试试。

 

最后保智派捂着脸老泪纵横:“族里脸好的都去搅基了,剩一群歪瓜裂枣结婚生子有什么用?活活拉低了宇智波一族平均颜值!一群废物!颜遁用不了了,以后还怎么勾引火影,怎么安插木叶高层?!”

说着悲从中来,哭得更凶了。

 

卡卡西当没听到最后一句话,示意攻略技能点满的鸣人去安慰,然后传信息给小樱,鼓励她为木叶的和平做贡献。

 

搞定了一桩事,卡卡西估摸着下个月鸣人就能继任,于是工作划水划得相当心安理得,扔了一堆文件给他,又让鹿丸帮着修改公文措辞,干脆利索的翘班了。

 

他在大街上胡乱逛着,一看前面一堵人墙围着,人人手里拿着根瓜啃,顿时了然地慢慢走过去。

 

还没走近就听到宇智波佐助冷冷地嘲讽道:“吃软饭还不让说,卡卡西救你的时候把你的智商忘记一起带走了是不是。”

 

“……”

卡卡西真是躺着也中枪,他心里替带土解释,带土没吃软饭,晓的钱被他鬼知道藏哪儿,比卡卡西这个单身几十年的还有钱。

 

然而带土果然不按常理,阴郁地回讽:“靠着族里养多有脸,不愧是要当火影的人,拿无耻当自豪。”

 

喂你把自己骂进去了。

卡卡西来不及吐槽,急急推开吃瓜群众,往佐助和带土中间一插,那两人一个开了眼一个手里闪了雷光,卡卡西生怕殃及旁人,一个影分身通知鸣人带走佐助,自己则拉着带土往旁边走,躲开人群。

一边走一边念:“佐助是下任暗部部长,年轻人找到工作了,他高兴你就让着他点……”

话没说完,带土就冷嘲热讽说:“裙带关系了不起吗?”

 

“……”你这是在指责你没靠到裙带关系心有不甘还是真心认为应该凭实力?卡卡西思考了一下,慢慢说道,“暗部部长比较危险,还要经过高层考核……”

就是说你笔试够了也通不过政审。

 

带土一听就炸毛了。

“我对木叶没兴趣!”

带土为了力证自己对最接近火影的职位没想法,试图去找佐助开战。

 

你找不到的,鸣人刚刚带走他了。

 

“……”

卡卡西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他凑上前去,极轻的吻了一下带土的眼角。

 

带土一下就安静下来了,什么佐助什么木叶,都比不上卡卡西的一个举动。

 

他就像是叛逆期的少年,自以为是又愤世嫉俗,只有卡卡西触碰他的时候,才感到一点安心。

 

如果没有他怎么办?

带土不止一次想过。

在他读书的时候,在出任务的时候,在看他吊儿郎当拿着不知名的花,对虚假的墓碑祭拜的时候。

如果没有他,带土一定会撒着脚丫子变成报社青年(当然他曾经是),半点不带停。

 

他会被火与尘埃淹没,正直的、热情的、对一切都抱有善意的他会轻而易举地深埋于泥中,被踩得严严实实,纹丝不露。

 

他绝不会像现在一样,让阳光照在他的身上,像沼泽一样无可挣脱又心甘情愿地陷下去。

 

如果没有他——

 

带土仿佛重重的喘了一口气。

 

卡卡西本来拉着他准备回家,感受到了他的异状,转回头来看他,只看到带土阴沉而目不转睛的望着他。

 

带土握着他的手举起来,将嘴唇贴在他的手腕内侧。

他磨咬着他那一小块皮肤,带了一点迁怒。

 

因为是你把我从泥中挖出来,沉入沼泽。

是你让我居然天真愚蠢地认为和平是有那么一丁点希望的。

如果没有你,那么现在宇智波带土依然是那个无坚不摧无法无天的怪物。

如果没有你,宇智波带土能怀抱着永远不会失去的过去——而现在,如果他再一次失去了你,那么他要怎么去面对没有你的未来?

 

他愤恨地想着,牙齿用力,皮肤在唇下被撕开,渗出鲜血。

 

卡卡西看着他,血慢慢汇聚,蜿蜒着流下来。

他任由带土握着他的手腕,只是偏了偏头,将唇印在带土的手背上。

凉而带着些微的暖意。

 

带土像是被他吓到了,猛地甩开他的手。

 

而卡卡西平静的回望他,就像隔着经年的时光,隔着湍急又沉默的记忆。

“走吧。”他伸出手,对带土道,“我们回去吧。”

 

带土心不甘情不愿地“啧”了一声,把手放在他的手里。



 


评论(9)

热度(89)

  1. 荼北君渊已_饿晕倒在深渊底底 转载了此文字
    戳人,转发留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