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已_饿晕倒在深渊底底

小透明,野生,手速超慢

闪恩ABO·于深深的梦中

阅读前的唠嗑:

感谢陪我玩这个的一只仙海怪、征薇、usamiyo和y了个b_

爱你们么么哒!

四位都点了闪恩……嗯……

因为某些大家都懂的理由,一直拖到今天才更(。

 

闭着眼睛抽了一个闪恩ABO(哎嘛几乎不看ABO还跑去查了半个小时的资料),对我来说真是全新的领域,撸了一篇小短文。

对情话技能点满的闪闪有疑问的亲,请前往:http://weibo.com/2854370590/DAHQa78Wc?type=comment#_rnd1479646254877

 

请别期待质量,感谢观看的每一位。

 

·

 

 

·

 

吉尔伽美什自梦中醒来。

 

现在是凌晨三点半,他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伸了一个懒腰,流畅结实的肌肉线条随着他的动作紧绷后放松。

 

视野内涌进大片的夜色,点缀星星点点的灯光,霓虹灯连成一片,像是串联火焰,零星而广阔。

就像那个梦。

 

梦里,黑暗中,无数的火把燃烧,围绕着他,死寂般的空气使他几乎无法呼吸。

他似乎累极了,瘫坐在地上,怀抱着什么。

 

孤寂且燃成线的火把静静伫立,握着那些火把的人赤裸上身,黑暗笼罩了他们的脸。

但吉尔伽美什并不关心他们,在这场周而复始的梦中,他仅仅只是抱着他怀中的躯体,仿佛怀抱着整个星球。

 

“……”

无稽荒诞的梦,醒来后的现实里,吉尔伽美什如此想到。

 

他赤着脚,到酒柜旁拿出一瓶红酒,倾泻着倒在高脚杯中。

 

此刻高楼大厦在暗夜中林立于他眼前,如同奴隶匍匐他脚下,空虚又无聊,这世界的形势总是一成不变,像站在地面上俯视工蚁搬动比他们身躯大几倍的物体的情形,固然对工蚁的毅力挑眉,也仅此而已。

吉尔伽美什总是自视甚高,瞧不起别人,即使有极少数人能进他的眼,也难以让他屈尊降贵好好说上一句话。

 

他坐在沙发上,摇着酒杯,望向窗外,窗外的霓虹灯细碎的光芒洒在他的金发和刀削般的侧脸上,让他有一瞬看起来如同凝固的雕塑。

 

吉尔伽美什就那么静静的坐着,等待太阳自地平线上挥破黑暗,万丈光芒。

 

·

 

帝都市中心的某栋大楼里,今天也一如既往的盘旋着低气压。

 

吉尔伽美什上班时穿过一列列办公桌,隔着玻璃挡板都能听到他的员工的唠嗑。

 

员工A对员工B窃窃私语道:“老板心情好像不好。”

 

员工B头也不回:“ALPHA嘛,一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你懂的。”

 

员工A:“哦你这么一说我还忘了,隔壁的OMEGA又没擦中和剂,红烧牛肉面味的信息素飘了一早上我快馋死了,中午一起吃面怎么样?“

 

员工B点头,“嗨!你那是没见到三楼盖亚办公室的,有个OMEGA信息素是臭豆腐味,臭得特正宗,前阵子有个人高马大帅得不得了的ALPHA一边痛哭一边无可奈何的扑上去求交配。”

 

员工C凑进来,“所以说还是我们BETA好,你想啊,要是遇到哪个ALPHA或者OMEGA是火锅味,XXOO到一半的时候饿了怎么办。”

 

最后员工A下总结:“这个世界观里,最强不过ALPHA,最撩不过OMEGA,最好不过BETA。感谢上帝让我能够当个本分的吃瓜群众。”

 

他一抬头,正见他老板似笑非笑的脸。

 

吉尔伽美什敲了敲他的桌子:“注意你的榴莲味信息素,下次再让我闻到你就给我辞职。”

 

“……”

 

·

 

吉尔伽美什的一天与往常没什么不同。

 

上班途中坐在车里,街上又有一群ALPHA饿狼扑食地涌向一个OMEGA,旁边的BETA镇定自若上了空空的公交车。

午饭的时候一个OMEGA身上的豆豉味让无数ALPHA含泪放下牛排簇拥着围过去。

到了晚上,更是ALPHA和OMEGA的狂欢,各种气味的信息素飘了整个城市,BETA们默默宅在家里非礼勿视。

 

哼,这群被本能驱使的无能人类。

吉尔伽美什不屑的想。

虽然是不折不扣强大英武的ALPHA,但他似乎丧失了被吸引的能力一样,从来不觉得OMEGA有什么迷人之处。

 

#注孤生#

 

据他母亲而言,吉尔伽美什出生的第一句话是“滚开”。

……自出生起就特别有自我主张呢,吉尔伽美什大人。

 

也就因此,他的母亲宁孙女士特别担心他就这么孤独终老,毕竟就算有女孩子愿意嫁给一个超有钱也超帅的老公,但是每天都要忍受冷嘲热讽的冷暴力,要不了多久也会离婚的。

 

于是宁孙在未经吉尔伽美什同意的前提下,给他安排了一场相亲。

 

这便是现在一场风雨欲来的晚宴的由来。

 

沙姆特出于礼节笑得脸都僵了,圆桌左半边是吉尔伽美什和他父母,右半边是沙姆特和她父母,而吉尔伽美什一脸大爷的臭着脸把脸别到一旁。

 

宁孙也不好意思,好不容易找了一个貌美温柔有耐心的未标记OMEGA妹子,却让别人遇到这样失礼的事情,她撞了撞吉尔伽美什的手肘,示意他开口说说话。

 

吉尔伽美什冷笑了一声。

 

“……”

 

尴尬的冷场中,房门被打开了。

 

一个绿色的脑袋探进来,伴着一个微笑和轻柔的嗓音。

“对不起,我迟到了,希望没有中断你们的谈话。”

 

宁孙如释重负的站起来迎接他。

“没有没有,快进来,来,这儿坐着,”感谢你的到来,终于有话题可以说了,“刚刚还在和沙姆特说到你呢,你是她的……弟弟,恩奇都,对吧?”

 

恩奇都礼貌的点点头。

他走进来,瘦削的身躯仿佛带来了一阵清风,就像远古的草原上,混合着泥土和青草的香气。

 

吉尔伽美什被这香气吸引,视线直直望过去。

 

一瞬间,恩奇都的身影仿佛与什么重合了。

 

站立着的,生机勃勃的肉体。

坍塌下的,支离破碎的土块。

 

黑暗中,火光连成线明明灭灭,孤寂又绝望。

阳光里,青草铺成片蓬勃旺盛,温暖又期盼。

 

他握住他的手。

他对他微笑。

 

吉尔伽美什微微晃神,再睁开眼时,眼前出现了一只手掌。

他顺着手掌向上,看到恩奇都朝他微微笑着。

“你好,吉尔伽美什先生,我是恩奇都。”

 

吉尔伽美什停顿了很久,一直注视着他,久到连宁孙都感到尴尬,才站起来,握住恩奇都的手。

干燥温暖,活人的温度。

 

“我是吉尔伽美什。”

 

宁孙的眼睛登时亮起来,她招呼着恩奇都,“来来,快,进来,坐在……”

 

她的话尚未说完,便被吉尔伽美什干脆地打断。

“不需要了,”他拉着恩奇都的手,用力得像握住了年幼时他最喜欢的宝石,“那个不要,我要他。”

 

被形容成“那个”的沙姆特不动声色的起了一个青筋。

 

宁孙惊愕来回打量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

“可恩奇都是个ALPHA……”

 

“那正好,我对小孩可没什么耐心,”吉尔伽美什胸有成竹的笑,“你也不反对,没错吧。”

 

“……”仿佛印证了他的话,宛如在看着什么怀念的过去一般,恩奇都温柔的看着他,“啊,没错……请让我和你在一起。”

 

“很好,那就这么定了。”吉尔伽美什满意的下了结论,达成两分钟内完成“见面”“恋爱”“定终生”的光荣成就,让一旁的宁孙目瞪口呆。

 

三秒后宁孙也释然了。

#只要儿子不是ED一切都好说#

 

“走吧。”

吉尔伽美什拉着恩奇都的手往门外大步流星走去。

 

“等、你们去哪儿?”沙姆特试图挣扎一下自己的存在感。

 

吉尔伽美什理所当然的没有搭理,反倒是恩奇都极有默契地在下一秒笑吟吟地扭头回答她。

“开房。”

 

“……”

 

“……”

 

门被干脆的关上。

 

“……”

沙姆特重新坐下来,冷静地对宁孙道:“那我们接下来谈什么,婚礼日期吗?”

 

·

 

吉尔伽美什抱着恩奇都的后脑,激烈地吻上去。

 

鼻腔中充盈着泥土与青草的香味,连那些出生以来如影随形的无聊与烦闷,早已被抛到九霄云外。

 

血液亢奋的搏动,脉搏急速上升,连汗水在此刻也变得烦扰,阻碍了肌肤亲密无间的接触。

舌头在齿间用力舔舐,膝盖顶开另一个人的双腿,后者下意识将双腿缠上去,让身体相贴紧密到极致。

 

吉尔伽美什将恩奇都推倒在床,将身躯重重覆盖上去。

 

……

……

……

 

依然是在梦中。

 

黑暗包围着他,额前的金发上被火光照印着,像是被染红了一般。

他不停地跋涉着跋涉着,穿过原野山林,踏过日月星辰,绝望又希冀,背对着坟墓寻求着永生。

他手里握着什么东西,那东西已经达到了他的目的,可是不够,可是不是,他依然在漫无目的的寻找。

 

在找什么呢?

 

他这样想着,面前出现了一个人。

他的身躯透明,面容模糊,然而在看到他的一瞬,吉尔伽美什便明白了。

 

——是你啊。

 

我要找的,只有你。

你是我所有由衷的喜悦,是我敞开心怀的休憩之所,是我衡量世间万物的基准。

你是我的心脏,我炙热的呼吸,我的阿克琉斯之踵。

我愿意付出一切来换回你,或者杀了我。

 

可是我在寻找的东西,这两者都无法实现。

他贪婪的注视着那透明的幻像,松开手,任凭握着的仙草落入蛇口。

 

……

 

吉尔伽美什再一次醒来。

 

他与恩奇都躺在宽大的床上,后者的额发被汗水打湿,眼神亮晶晶的,看见他醒来,便俯身亲了亲他的额角。

 

吉尔伽美什将他抱得更紧。

“我做了一个梦,”他自顾自道,“我梦见天上下着雨,而你被我埋葬。”

仿佛他的灵魂也一同被冻结。

 

恩奇都静静聆听。

 

“你是我的……我一个人的,”吉尔伽美什说道,“无论是什么……强权的天神,英勇的武士,咆哮的野兽,高洁的圣女……无论是什么将你从我身旁带走,我都会将你夺回。”

 

“……”

 

“可当死亡夺走你时,我该怎么做?”他问道。

 

恩奇都再一次亲吻他。

“活下去。”

他微笑着回答他。

“活下去,活到你心满意足闭上双眼的那一天,而我会在冥界等你,为我讲诉你所没有我的生活。”

 

“……”

 

“让我知道,即使我死去,你也依然记得我爱着你。”

 

吉尔伽美什感到一阵巨大的情绪将他淹没,宛如跨越了千万年的时光,自己得到了一个答案。

 

“啊啊。”

他轻声喃喃,“我绝不曾忘记。”

就像你的脸,一直在我心里,百转千回。

 

他与恩奇都相互怀抱着,安心地一同沉入安眠。

 

这一次,阳光能够挥破黑暗,没有要冷寂的火把,没有可怖的坟墓,没有兜兜转转遍寻不到的幻像。

他的梦中,终于不会只有他一人。

 

 


评论(11)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