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已_饿晕倒在深渊底底

小透明,野生,手速超慢

鸣佐·皆大欢喜(完)

·

 

 

鸣人最近有些不敢面对佐助。

 

原因在于小樱大晚上的冲过来揪住他的领子吼叫道。

“你既然抢了我的未婚夫那我也要抢你的未婚妻!”

 

“……”

在被冤枉的同时似乎发现了什么可怕的真相。

 

他不知道此时的佐助被雏田暗暗吐槽傲娇是没有好结局的,只是徒劳无功的解释。

“我跟佐助真的是纯洁的同性友谊……”

 

“呵呵,”小樱冷笑了一声,“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要回答我。”

 

“你说。”

 

“如果佐助和你妻子出事了你救哪一个好了三二一快回答我!”她飞快地问道。

 

“佐助!”比起虚无缥缈的家人,鸣人毫不犹豫的吐出答案,说完才觉得不对劲,“不是……我连我妻子是谁我都不知道啊我说?”

 

“不管是谁你也还是会选择佐助啊。”

 

“……”你说得好有道理他竟无法反驳。

 

小樱拍拍他的肩膀,“可以的可以的,你这波纯洁的同性友谊我给满分。”

 

“……”

 

·

 

“喜欢,作为朋友而言。”

佐助说的话当天就传遍了五大国成为当年流行语,走到哪儿都会听到如下对话。

 

“老板给我来碗拉面。”

“哦呵呵呵小哥觉得味道怎么样啊?”

“喜欢喜欢,作为朋友而言。”

 

或者:

“今天的文件怎么回事说了要报上去让大名签字的!结尾语为什么没加‘喜欢,作为朋友而言’?让火之国输了流行语战争的后果你承担得起吗!”

 

木叶丸自费出版的《鸣人语录》里终于有了佐助的一席之地,让广大群众对这个小小年纪就叛村的宇智波唯一后裔有了一个更清醒深刻的认识——宇智波家颜好看都是有原因的,搅基了,画风就是不一样,不搅基的一个比一个长得路人。

 

佐助脸皮薄,被村子里连着调侃了半个月,连鸣人的脸都不想见,躲得特别认真。

他当年也是(被封)中二神教的护法,奈何晚节不保被鸣人嘴遁成功带回村子,忍者学校的小学生不仅把他踢出神教,连名誉护法的位置也不给他。

 

鸣人见不到佐助就像叶子没了水,只能挨个和村里的人解释。

“我和佐助真的只是朋友。”

 

路过的井野翻了个白眼,就在木叶加宽加大的屏幕下,握住了佐井的双手深情道:“就算你叫我解释,老实说,我也搞不太清楚,只不过,看到你把那些责任扛在身上,在那边乱搞一通的时候……我就不自觉地……觉得,很心痛……”

 

屏幕上适时地放起了小电影,鸣人和佐助双双断手倒在终结之谷的石头上,加配感人BGM和独白。

“所以,我每次看到你痛苦的样子……没错,我也会——觉得心痛。”

 

佐井配合的倒抽一口气,一行清泪掉了下来。

“鸣人……!”

“佐助……!”

 

“啪啪啪啪!”

围观的路人感动得鼓起掌来了。

 

“……”有那么一瞬间,连鸣人也觉得解释很苍白。

 

因为他看到了屏幕上的佐助别开头,有什么亮晶晶的液体从眼角滑落。

心脏仿佛猛地抽了一下。

 

·

 

“完了完了完了我一定是有哪里不对劲。”鸣人碎碎念着在办公室团团打转,“我为什么会觉得佐助很可爱啊我居然会想亲下去?!!!”

 

被吵得不厌其烦的鹿丸忍耐的捂住额头。

“我不知道在全村都认定你们是一对之后你还在挣扎什么但是如果你再打扰我的工作的话我就让小樱把你捆起来脱光了扔到佐助家让他们全家参观未来女婿。”

 

“反正他们都死了,秽土转生出来的,看了也不怕……等佐助什么时候觉得够了,他大概就会舍得解除这个术吧。”鸣人趴在桌子上闷闷不乐道,“比起他的家人他难道就不能来多看看我吗。”

 

“那你不怕他们和四代告状说他儿子裸奔追宇智波,还追不到?”鹿丸吐槽,“你都试图和他家人比拼地位了为什么还不明白你在暗恋他。”

 

“我没有暗恋他!”鸣人愤怒道:“我搅基了到底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啊我说?为什么全木叶都认定我是基佬了?我做了什么吗?!!”

 

“十年了你做的还不够?你还想做什么?”鹿丸反问,紧接着道,“不管你想做什么都好求求你不要再给我们放小电影了我对你暗恋佐助的心路历程真的一点也不感兴趣。”

 

“可是再这样下去我就要迫于流言真的搅基了啊我说!”鸣人眼泪汪汪的,“突然觉醒了感觉好奇怪的啊我说!”

 

“说得像是你之前没有在搅基一样。”

 

“可、可是我还想要一个孩子!”鸣人垂死挣扎,“有个孩子多好玩啊我可以带他玩陪他吃饭生病了一定会抱着他睡觉每天带他去吃拉面!我一定会是一个好父亲的!”

 

“村子里这么多战后孤儿你随便领养一个不就好了,还不用给他换尿布。”

 

在感到智商压制之前,鸣人首先觉得豁然开朗。

 

贴心的鹿丸扔了一沓资料给他。

“来,孩子都给你们找好了,这孩子叫面码,要不是有他可查祖上八代资料,我真怀疑他是你去拜托大蛇丸捏出来的。”

 

资料上的男孩黑发白肤,脸颊两旁各有三道小胡须。

 

“……恩,连我也怀疑了一秒钟这孩子的血缘关系呢。”鸣人最后喃喃道。

 

·

 

“所以去告白吧。”小樱下定论,“你都爱他爱到全忍界无人不知,孩子也很像你们,两边基因看起来都有了,去吧,告白的话就不需要再和右手过日子了。”

 

“……我真的是直男啊!”鸣人一头撞上桌子。

 

“没有哪个直男会为了另一个男人下跪过呼吸初吻羁绊归宿风助火生死相随至死不渝,不要再侮辱直男这个词了给别的直男一条生路好吗?”

 

小樱看着鸣人犹豫不决的样子简直难受。

“你到底在迟疑什么啊明明是两情相悦,要不再去使一次爱的合体技灼遁光轮疾风漆黑矢零式?”

 

“因为、因为……”鸣人拿手画着圈圈,“要是佐助不喜欢我……那岂不是很尴尬吗……”

 

“……他断情绝爱都不可能不喜欢你。”小樱拍了拍他的肩膀,“来,回答全场观众,你的忍道是什么?”

 

“……有话直说不是用在这里的啊!就算是我也知道有些话能说有些不能说啊!”

 

小樱给弄得没脾气了,暗道这次助攻之后自己起码得延长寿命五十年才对得起自己死掉的脑细胞。

她一把摁下鸣人的脑袋,阴测测的恐吓他。

 

“佐助君很好看,你知道吧。”

 

“所、所以?”

 

“我已经听到六个貌美如花的小姑娘说要和佐助告白,你知道佐助君那个个性,如果富岳先生想着一定不能让他搅基否则宇智波就要灭族了,肯定会安排佐助君结婚,为了宇智波的延续迫于带土和斑的嘲笑——虽然我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立场去嘲笑——佐助君一定会逼不得已和一个完全不爱的人结婚的!你忍心看他不幸福一辈子吗?!”

 

然后小樱就满意地看到鸣人大喊着“搅基拯救幸福人生,灭族有利村子长存”奔出去。

 

·

 

当天晚上佐助就被堵在宇智波家门口。

 

鸣人一脸气喘吁吁的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涨红了脸大声喊出。

“佐助我喜欢你!”

 

“……”佐助淡定的绕过他,“恩,作为朋友而言是吧,我知道了。”

 

“不不不是作为恋人而言啊!”

 

“……你别开玩笑了。”

 

“等、”鸣人呆了呆,“我没有开玩笑啊!我是认真的啊我说!”

 

佐助一脸不耐烦的“啧”了一声。

“反正肯定是谁又怂恿你你才一头热什么都搞不清楚跑来胡说八道吧!”

 

围观群众默默聚集起来,一人手里拿着一个瓜看好戏。

 

鸣人满头大汗。

“我真的是认真的!有自己考虑过!”

 

“你个大白痴怎么可能会用大脑去想啊!”

 

鸣人急得绕着佐助转圈圈,后者眉头越皱越紧,只想拨开人群转身就走。

 

鸣人一看佐助的动作,一时什么也顾不上了,抓住佐助的手腕就往身上带。

 

“什……!”

嘴唇撞倒了什么柔软的东西。

炙热又颤抖,连血液都被传染似的几乎沸腾。

 

佐助又气又羞地捂住嘴往后退,不可思议的瞪着鸣人。

MD这个笨蛋磕到牙了!

 

吃瓜群众吓得瓜都掉了。

 

鸣人的脸同样通红,蔚蓝的眼睛湿漉漉像水洗后的晴天。

“我啊……”他哑声道,“除了喜欢的人,绝不会对别人也这样做。”

 

“……你这个笨蛋!”

佐助气得骂了他一句,某种情感充斥了内心,他用手捂住脸,低低重复,“你这个笨蛋。”

 

被笨蛋轻易打动了的我也同样是个笨蛋啊。

佐助不甘心的想,极力忽视越来越烫的的脸颊和耳朵。

 

“哇……”

围观的吃瓜群众纷纷鼓起掌来。

 

木叶丸的《鸣人语录》先后回收迅速出版新书《老乡情缘》,销量三天八百八,深情打动你我他!教你如何直球攻略傲娇!

 

除了在家门口亲眼见证了繁衍意义上的灭族的宇智波富岳两眼一黑当即晕过去,大家都是喜闻乐见。

 

这两个家伙终于不再拖整个忍界下水,把战争控制在木叶,真是可喜可贺。

皆大欢喜。


评论(13)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