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已_饿晕倒在深渊底底

小透明,野生,手速超慢

鸣佐·皆大欢喜

阅读前注意:欢乐向,无逻辑,平行世界,OOC

    

 

·

 

 

村子里的气氛很不对。

这是佐助回来后的第一反应。

 

出了个任务,鸣人来接他,紧接着踏进村子的第一步就被突兀的寂静和接踵而来的窃窃私语包围住了。

一瞬间怜悯的目光纷纷往他们身上飘。

 

面前的小樱和雏田一人站一边,神情严肃,双手举着一横幅,上书:

——BG不如搅基,幸福人生找到你。

 

“……”已经订婚但没结婚的鸣人&佐助。

身旁叹息同情的声音更大了。

 

雏田默默躲开鸣人的视线,小樱则上前一步义正言辞的发表心声:“订婚解除吧。”

 

“……我才出去五分钟一回来就这种发展啊我说?!”鸣人一脸痛难信,“为什么啊小樱?!哪里做的不好我会改的!”

 

“我又不是你的未婚妻不要来问我,”小樱冷漠说道,视线有一瞬间不敢对上佐助,接着她深呼吸一口气,直视着佐助痛心疾首道,“我们解除婚约吧……我真的不想,婚后十年还在为房贷操心孩子近视就怀疑我喜当妈。”

 

“鸣人……君,”雏田依然躲着他的视线,语气哽咽,“我也不想,你有家不能回每天睡办公室生了孩子你说像佐助……”

 

“……”鸣人大叫,“我还什么都没有做啊为什么说的像是已经发生过了一样?!”

 

“……”佐助。

 

他们齐齐抬头望向木叶新装的加宽加大高清显示屏,里面正放着(看起来像是十年后的)鸣人拦腰抱住坠落的(看起来像是十年后的)佐助,眼神深情动作暧昧,尤其看到佐助痛苦皱眉后还发出了一声长长的悲鸣,构图和音效简直暗藏玄机,实在令人浮想联翩。

 

“……这小电影放了多久了……”鸣人喃喃。

路人同情的给他比了个“3天”,从结婚生子到孩子的孩子都打酱油,剧情堪比八点档,狗血淋漓,大呼爽快。

 

一看就知道在宇智波家的内战中被炮灰了,鸣人暗暗看了一眼佐助,后者一脸回去就拆了卡卡西的房子让罪魁祸首宇智波带土无家可归的表情。

 

“好,”佐助倒是没什么意见,他淡淡的点头表示同意。

 

小樱和雏田知道宇智波带土纯属虚构,他自己HE了就开始暗戳戳挑拨别人的情侣关系,千手柱间捅斑的视频不知道在大屏幕上重播了多少次,这次更是捏造出未来小电影企图让佐助被甩。

……奈何这视频发生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大了!简直不能昧着良心说绝对不会发生!

 

不甩了他们悲惨的就是她们了啊!

 

·

 

佐助回到宇智波大宅的时候,富岳正愁苦地喝茶发呆,一看到佐助,冲他微微点头,示意他过来。

 

木叶的消息总是传得很快。

佐助坐在他身旁,富岳早已知道他的儿媳妇泡汤了,当年鼬和止水搅在一起的时候,他来不及阻止,只得寄希望于二儿子,哪知道现在宇智波的生育率依然惨淡,毫无指望。

 

佐助望着富岳两鬓的白发,也有些不忍心。

现在的富岳,神情就像佐助前几年心血来潮想换发型时,痛心疾首的模样。

当时富岳阻止他。

“不!要!去!烫!头!”他咆哮道,“听清楚了吗?不准去烫头!宇智波不承认卷毛!!”

年少的佐助默默扫了一眼路过的止水。

“哦,不用管他,”富岳面无表情,“反正他的卷毛基因也没机会遗传了。但是孩子,你还有机会,不要去烫头!答应我!”

佐助迫于他父亲的威压,屈服了。

 

隔了这么多年,或许是时间的原因,富岳变得容易心软了。

 

“哎……”他慢慢叹了一口气,安慰佐助道,“有些事,也没办法勉强,小樱是个好姑娘,但是你们不适合,所以分开了,分开了也好,总好过你们以后不幸福……”

 

佐助默然无语。

 

富岳拍拍他的肩膀。

“因为鼬,我总是对你期望很大,但其实你应该有你自己的生活,我希望你幸福……”他语重心长道,“所以,没关系,如果鸣人能让你快乐……不用顾忌我,勇敢和他在一起吧!”

 

“……”佐助。

——等等、他和鸣人明明什么关系也没有!

 

·

 

甩了佐助和鸣人以后,小樱和雏田还是有些于心不忍,一言以蔽之大概就是对单身汪的同情吧。

 

“那就让他们在一起吧。”雏田提议道。

 

“反正村子传他们有基情这么久了,总不会空穴来风,”小樱和雏田一拍即合,“我去拜托佐井画一只鸟监视鸣人的情况,雏田你去找佐助,助攻一次,多活十年!”

 

于是两人分头行动。

 

雏田找到佐助的时候就后悔了,作为同期他们十年来说过的话不超过一句。

不过如果让她去找鸣人她会负罪到话也说不出,还不如找佐助呢。

 

雏田在佐助训练的森林里徘徊了许久,等到天色都快暗了,佐助慢腾腾从训练场出来,才发现了雏田。

 

他扫了一眼雏田,不怎么感兴趣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一边抹去额头的汗水一边从她身边走过,只听到雏田在身后紧张到声音变形对他说道。

“鸣人君喜欢你……!”

 

“……”

#我把你当兄弟,你却想要上我#

#谁上谁下还不一定呢#

#吊车尾的果然是吊车尾#

#为什么这件事是由你来说啊#

一瞬间弹幕刷满了佐助的脑海。

 

他若无其事的一个旋身走到树下靠着,抄着双手面色沉静,支起耳朵一言不发。

 

看到佐助真的停下来,雏田反倒不知如何是好,她结结巴巴道,“啊、不,那个……鸣人君,喜欢……你的这件事,我也是……猜的,我只是……或许看出来了。”

 

雏田紧紧交握双手手指。

“鸣人君,并不喜欢……我,”她说道,“他只是……希望有人爱他,希望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接受了我,是因为我向他告白了……他对于自己的心意,并不确定。”

 

她想起小的时候,放学时,鸣人望着一家人手牵着手回家的神情,慢慢微笑起来。

希望,你能获得幸福……

 

“所以,佐助君,去告诉鸣人君吧,”她鼓起勇气抬头,“只要对他说喜欢,鸣人君一定……会接受的!”

 

佐助慢慢挑起眼睑,难以言喻的望了雏田一眼。

……为什么TM的全木叶都在劝他搅基?!

 

“……不管谁对他说喜欢,他都会接受,”佐助平静道,“那个白痴,就是这样。”

 

因为那是他渴望了许久的事物,想也不想就会答应下去。

 

“他只是我的朋友,所以不可能。”

 

佐助提剑离开。

 

“……”

雏田在他背后小声道。

“……傲娇爽一时,后悔痛三代。”

 

·

 

在宇智波佐助长达二十年的单身生涯中,或许是日向雏田认真的表情过于震撼,说的话也很震撼,让他第二天有些恍惚。

 

明明他已经想清楚了,按照鸣人的脑容量和一直以来的渴望,只要有告白的就会答应,而且死脑筋绝不会改变,所以很容易被人捷足先登。

……不对,他为什么要考虑捷足先登的问题。

 

佐助觉得有些头疼。

 

一抬眼,鸣人毫无生气的脸竟然就出现在面前。

 

佐助实际吃了一惊,然而保持着身体不动,依然神情冷淡着。

鸣人没有在意佐助的不对劲,反而大大咧咧的一只手搭上他的肩膀。

他苦恼的说道:“不知为什么,和雏田解除婚约以后,总是有充满温度的视线盯着我,又不像是杀意,顺着视线找回去大多都是女生……搞什么啊,我没有干恶作剧啊最近……”

 

你那是“被”解除婚约,而且……

 

佐助充满威慑性的视线往大街上环视一圈,路人们立刻乖顺的移开了脸。

 

他冷哼了一声,说道:“那是因为……”

 

有别的人看上你了,想竞争第七代火影夫人的位置。

他们想和你组成家庭,回家后有温暖的饭,生病时一定会守在你身边,向你撒娇的孩子,爱着你的妻子。

你梦想的生活。

 

我无法插足的生活。

 

仿佛有铁块扼住咽喉,沉重又苦涩,佐助望着鸣人等待他继续说下去的脸,不知该发出什么声音。

 

雏田的脸浮现在眼前,柔柔的声音在蛊惑着什么。

[只要对他说喜欢,鸣人君一定……会接受的!]

 

“喜欢……”

 

宛如时间静止一般,鸣人缓慢睁大的眼睛是唯一的色彩。

 

“……作为朋友而言。”佐助张了张嘴,飞快的补完后面一句话。

……这世界一定是有哪里不对。

他一定是疯了!

 

鸣人爽快的搂住他的肩膀。

“啊,我也是!”

 

“……”

 

“……?”

 

 

·

 

“………………”

偷窥的小樱拍碎了桌子。

 

 

 ==

小樱OS:两个不争气的家伙!


评论(19)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