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已_饿晕倒在深渊底底

小透明,野生,手速超慢

鸣佐·心想事成

阅读前注意:欢乐向,无逻辑,平行世界,OOC

注:“你是我的童年……也只能到此为止了”找不到原始出处,非原创。


· 


纲手在第七代火影就任仪式前一天,把鸣人叫到办公室。

“明天你就是新的火影了,最近村子的政策口号你知道是什么吗?”

 

一直不怎么关注政治的鸣人,“…………鼓、鼓励生育?”

 

纲手欣慰的点点头,语重心长的嘱咐他,“多生优生,搅基灭村。你懂的,对吧?”

 

近年来,村里搅基风气甚重,六个火影里有一半都折在宇智波家,实在没法以身作则,尤其这家族武力值惊人,自带颜遁,不忍使用强权。

曾经流传着一句话,在战场上不要分心,不要多看漂亮的宇智波。

前者会让你受伤,后者妥妥要你命。

 

据说搅基这玩意儿是有一定遗传性的,想想四代火影,纲手对鸣人的基因还是有一定信心——如果他不是追着宇智波家的小儿子追了那么多年,那这信心一定会更多点。

她这时没想到,笔直的四代的三个学生,有两个搅基,学生的三个学生又有两个搅基,实在是晚节不保。

 

“……”鸣人心虚的点点头,转念又想反正村子生育率不差他这一个,实在不行就让大蛇丸捏一个出来,于是欢快掉头跑出办公室,邀请第七班——主要是佐助——去他家玩。

 

·

 

“我觉得我和我哥心意相通。”

说这话的时候佐助正嫌弃的用两根手指捻起剩了一半汤的泡面盒子扔到垃圾桶里。

 

鸣人分出五个分身帮忙整理房间,闻言齐刷刷盯着他。

“为什么这么说啊?”

 

“因为我和他经常看同一个卷轴。”

 

“……”五个鸣人放心的扭回头该干什么干什么,本体不由自主吐槽道,“那你切洋葱会流眼泪,我也会,我们不也心灵相通啊我说?你哥哥还和止水哥一起河边散步呢,你怎么不说这是早恋啊。”

 

“别闹了,你哪来的资格说人家早恋,”小樱在厨房蹬蹬切菜,居然能在同时翻炒两个锅的空隙里探出头冷漠吐槽,“再说宇智波家的传统不就是早恋吗,战争时期有个基友能有效提高存活率,快死了就送个眼。”

 

“……”佐助没理他们,继续道,“虽然心灵相通,但是止水哥最近一直和哥哥在一起。”

 

“添饭。”小樱一下甩了三副碗筷过来,补了一刀,“因为天枰座追宇智波成功率翻三番,不要挣扎了,今年宇智波生育指标妥妥达不到的。”

 

他们三人围着桌子坐下,开吃。

小樱一直觉得村子近几年提出鼓励生育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外村都暗戳戳流传着宇智波家祸水妖姬人设,都睡了三个火影,还瞄准下一个火影,简直丧心病狂,说这没有阴谋大家是不信的!

而自产自销内部解决的鼬和止水成了唯一一道清流。

 

这天晚上鸣人激动得不得了,吃完饭一手拽着佐助一手拽着小樱,就在他那间小小的屋子里紧张又兴奋地喋喋不休了一晚上,被最终失去了耐心瞪着红眼睛的佐助扔了一个幻术,醒来的时候太阳都快落下来。

 

“救命——!”他大吼道,一边飞快地穿衣服,“九喇嘛你为什么不叫醒我?!”

 

九喇嘛巨大的脑袋靠在前爪上,懒洋洋道,“因为宇智波家的小鬼警告我说不要让你迟到。”

 

“你就这么不喜欢宇智波?!”鸣人从窗台一跃而下,绝望地看了看天色,“让我迟到宇智波家能有什么损失?”

 

九喇嘛从喉咙里挤出哼声,意有所指地说道,“能让他们家断子绝孙。”

 

鸣人面无表情的反驳,“非火影引诱不了宇智波。”

 

“——你不早说——!”九喇嘛哼哧哼哧脱缰野马一样奔出来,“赶紧去!”

 

好险赶上了,后来据小樱说,是佐助一步不让不准人离开,他也怕鸣人不想当火影,双方僵持了很久,直到鸣人赶来。

 

那时候佐助已经离开了,鸣人把小樱送到家门口,走了一路觉得心里有什么温暖的东西几乎填满胸口。

 

木叶著名青春疼痛小说家,继承了自来也伟大事业的木叶丸在出版的《宇智波简史》中曾写道:

似乎每个森严悠长的家族都有着悲哀的宿命,围绕着宇智波家的也许就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与孤独,细数自宇智波斑到如今的宇智波佐助,或许他们身上都有过这样一段不为人知的隐秘过去。

你是我的童年,我的青春,我隐藏在伟大友谊下无望的爱人。你是我灵魂相契的半身。

我爱过你,也只能到此为止了。

 

当时在书店随手翻到这段话的鸣人,抬眼就恰好瞧见斑一个大招砸向带土,千手柱间和卡卡西一前一后拦腰各自抱住他们,轰轰烈烈扬起的尘土呛得不行,模糊了他们异常热闹叫嚣着远去的背影。

 

“……无望的爱人?”鸣人心想,宇智波家几乎都个个HE了,木叶丸为了销量也是蛮拼的,这种悲春伤秋的句子套在他们身上合适吗。

他把书放回书架,刻意忽视了内心的波涛汹涌。

 

现在月色清凌凌的照在他身上,拉出长长的影子。

 

“我得和他说清楚。”鸣人突然说,小樱被他吓了一跳,看着鸣人露出少年时如阳光一般生机勃勃的笑容。

 

“我不想后悔,我去找佐助!”他大声说,“我必须要告诉他!”

 

他趁着月色一路气喘吁吁向宇智波大宅跑去,拨开人流,心里像是有把火在烧,让他的血液从心脏沸腾到大脑,几乎无法思考。

他没想到在半路就遇到佐助,后者像是刚从森林里练习忍术回来,一抬头就看见喘着气的鸣人涨红了脸瞪着他。

 

鸣人的视线实在太过灼热,佐助一瞬间想是否身后有敌人,他忍住这过于愚蠢的念头,皱着眉问他,“你怎么了?仪式结束了?”

 

月光冰凉如水,悠悠晃着照亮佐助眼里几不可察的担心。

 

鸣人鼓起勇气大吼道。

“和、和我在一起吧!”

 

“……”佐助当场愣住。

 

“我喜欢你!所以我们在一起吧!”鸣人直直盯着他,耳朵变的滚烫。

 

“……”如同手指确实摸到那片灼热的耳尖,佐助觉得手指发热,大脑反而从最初的震惊冷静下来,“……你……”

 

他脑子里掠过无数场景,鸣人一次又一次强调他们的羁绊,在蛇窟,在终结谷,搞得他自己都怀疑是否确实仅仅只是把鸣人当成普通的伙伴。

想到这一茬,他差点炸毛。

“难道不是你说我们是朋友吗?!”

 

“这只是习惯!而且是你先说我们是朋友的!”鸣人大喊,“我以为朋友就是无时无刻想你念你追逐你!再说你不也叫我吊车尾吗?!”

 

“吊车尾是你先说的!”佐助不甘落后指责他,“你说之前还强调不服输!”

 

“……”

 

“……”

 

他们气鼓鼓瞪视对方,最后鸣人上前一步握住他的手。

“我不管,反正你要和我在一起,我知道你也是喜欢我的,你不能否认。”

 

“……说得像是我否认有用一样。”佐助别开脸嘀咕着。

 

他们一路回家一路争执,像小孩子一样拌着嘴吵架,穿过人流不息的街道,彼此的手握得紧紧的,丝毫没有放开的念头。

 

远远地,鹿丸叼着烟斗躺在房顶上,无奈的想。

终于又是一对基佬出柜了,新鲜出炉的第七代火影被年轻的宇智波拿下,彻底奠定村外对火影与宇智波不得不说的艳情八卦的准确性。

 

堂堂火影不能以身作则,今年木叶生育指标又完不成任务了。

 

宇智波要完,村子要完。

 

 



评论(36)

热度(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