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已_饿晕倒在深渊底底

小透明,野生,手速超慢

闪恩·Vital·1

阅读前注意:

谁给我说lof存文好用的我这都被删文三次了还没能发出来(。

闪恩,哨兵向导背景,各种二设

有字母,但是字母不在lof发(反正也发不出来),完整版见贴吧


OOC!我说真的我没有在开玩笑,如果不能接受,为了你好也为了我好,请迅速关掉页面2333


·


1


恩奇都抱着文件夹穿过学校通向塔里,隔着一层铁网,在操场上练习站军姿的学生们不受控制的直愣愣盯着他,眼神彷如饿了三天的狼一般发着绿光。

走在他身后的远坂凛拂拂头发,红茶的香味随着她的动作淡淡飘出,昂首挺胸顶着隔着铁网如饥似渴的目光,若无其事表情淡定。

到了司令室,言峰绮礼翻着档案头也不抬。

“请坐。”

恩奇都和远坂凛放下文件,自觉站着。

 

言峰绮礼抽空看了看文件。

“学院送过来的?刚才骚动有点大,代他们向两位道歉。”

作为一名优秀的哨兵,只要言峰绮礼愿意,三公里以内连蚊子打哈欠的声音他都能听见。

 

远坂凛笑了笑,语气中的不屑显而易见,“未结合哨兵么,我能理解。”

恩奇都觉得言峰绮礼膝盖上肯定中了一箭。

 

哨兵五感比平常人敏锐很多,同样,负担也就很重,当你睡觉时能听到风把两千米以外的树叶吹得呼呼作响,隔着三栋楼还能听见别人打呼噜的声音,吃火锅简直是对味觉的摧残,唱KTV是对心脏的折磨,长期处于焦虑暴躁状态……那么未结合哨兵对于未结合向导的渴望也就能稍微理解一点了。

向导是唯一能安抚哨兵,调整他们的五感,屏蔽多余信息的存在,尤其他们的关系特别1对1,想3p都没法,结合的哨兵与向导之间非常亲密无间,如对方的半身。在目前向导数量较少(哨向比例2:1)的情况下,任何一个未结合向导都是令人垂涎的。

而哨兵的力量异于常人,向导只是普通人类……通常情况下未结合的向导面对未结合哨兵都有压倒性的不利。

 

远坂凛,这位芳龄16,腰细腿长貌美的少女,从成为向导的那一天起,就开始了斩草除根赶尽杀绝的人生,据说折在她手里的哨兵足有两位数……

什么种族优势哨兵力量,在她这里完全得不到体现,简直突破了向导的生理极限,人挡杀人佛当灭佛,霸气非常。

 

不知道是不是他们这几批向导的训练方式不对,出了快五六个能抗哨兵的向导,当他们这几届向导毕业的时候,塔里的介绍人看他们的眼神活像养得美美的花没法摘一样痛心疾首绝望万分——向导都和哨兵一样强了,该怎么安排拉郎配、不对,结合介绍啊,以往向导不同意,哨兵能死缠烂磨,现在敢凑上去,就是被揍的下场。

 

向导佼佼者恩奇都眼神淡定微笑面向前方,身后一排嚣张的向导冷笑,隔壁哨兵阵营的卫宫使出嘲讽技能,丝毫没有身为单身汪的自觉,“不就不能配种吗,年终奖被扣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

 

没人性。

塔的介绍人——通称红亮——眼泪汪汪的看向最好说话的恩奇都。

后者回了他一个云淡风轻的微笑,若无其事的伸出手握住一旁的石雕,轻轻一掰,让捏碎的石粉随风荡漾。

 

开什么玩笑,哨兵和向导一旦结合就是一辈子的事,谁要给别人当做业绩指标一样随意拉郎配啊。

 

然而红亮盯上了恩奇都。

他心里打着小九九,恩奇都再怎么样都不容易动手,顶多威胁一下,然而看在他是最强向导(据说已经突破极限单拼体力能和最强哨兵一战)的份上,如果解决了他的终身大事……业绩妥妥的!年终奖妥妥的!

 

呵呵。

远坂凛扫一眼就知道红亮这个愚蠢的人类在想什么。

恩奇都要能答应,红亮何止祖坟冒烟,简直是要喷火!

 

红亮在恩奇都那里屡败屡战,终于承受不住将此重任托付给司令部副部长兼计生委员会主任的言峰绮礼,言明了这几个向导他管不了了,年终奖也不要了,塔再催他就从一楼跳楼。

……言峰绮礼无可奈何的接下来了。

 

他抬头看面前的两个人。

作为人类来说,容貌都无可挑剔,尤其是女孩子,简直优秀到没有朋友。

问题是……

 

他将目光转向恩奇都,后者回看他的视线,微微一笑,唇角如同精准测量过弧度,完美无缺到冰冷。

 

——这个已经不像人类了。

 

“这次来是有两件事,”言峰绮礼打开文件,“第一,远坂,塔要求你在半年内成为结合向导。还有转告你同期下届的那几个,同样要求。”

远坂凛挑挑眉,没发表什么意见。

 

现在是战时,从毕业到现在拖这么久,还能给半年,已经很有人情味了——有人情味到不像塔的作风。

 

“第二,”言峰绮礼将文件推到恩奇都面前,“这将会是你的哨兵,收拾东西,傍晚会有人带你去见他。”

 

就是这个。

远坂凛控制不住的向前踏了一步,皱起眉头,“这算什……!”

 

恩奇都抬手拦住了这个热心的少女,他甚至没往文件上看一眼,平静的点头,“我知道了,如果没有其他事,请恕我们先走了。”

 

·

 

出了司令室,远坂皱着眉思考。

这事情不对,先是给了他们半年的宽限时间找到另一半哨兵,然而恩奇都却要求马上结合……除非是对方状况很糟糕,糟糕到不得不用最强的向导的地步,要么就是即将开战,需要恩奇都的战力。

远坂倾向于第二种,然而不管什么情况,对恩奇都而言都不是好事。

 

“没关系。”像是知道她在烦恼什么,恩奇都轻轻抚摩她的头发,“没关系,我不会有事的。”

 

远坂看着他不着四五六的样子简直气不打一处来。

 

恩奇都目光微微放远,感受到身体内部如同沸腾的热,微笑着再次重复道,“我不会有事的。”

 

·

 

吉尔伽美什赤裸着双脚踩在软厚的地毯上,四周如飓风过境,但凡看得见的东西统统被砸碎,狼藉的铺了一地。

他坐在沙发上,双手插在发间,手肘撑着膝盖,眼神阴郁狠厉,像血红的吐着信子的蛇。

 

一双微凉的手抚摸他的额间。

 

吉尔伽美什微微放松下来,觉得无时无刻嘈杂的声音总算变得不那么难以忍受。

他向后仰,躺在皮质的沙发上,敏锐放大几百倍的触感隔着衣服感受到皮质下沙发的构造,连衣服细微的起伏也让人烦躁。

 

宁孙轻轻盖住儿子的眼睛,为他调节五感,平复精神。

虽然是母子,然而吉尔伽美什作为哨兵的能力过于强大,强大的力量虽然有利,却难以操控。吉尔伽美什得到比风还快的速度的同时,要忍受风刮过脸颊如同刀剐的剧痛,他能够轻而易举的捏碎钢铁,同时也能听到骨头和血液清晰地波动,他能听到十公里外的人声,辨别出他们每个人说的信息,却无法屏蔽。

如同生活在闹市,无时无刻都感觉窒息。

 

身为母亲,宁孙能做的只是为吉尔伽美什屏蔽少量信息,轻微的安抚他的精神,更多的,还是必须由于他结合的向导的帮助。

没有向导,哨兵长时间处在这种环境下,极其容易发狂乃至于死亡。

 

宁孙见他稍微平静下来,拿开手。

“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

 

吉尔伽美什像是听懂了她这没头没尾的话一般,头枕着沙发,不耐烦的皱眉。

“别想了,我对向导不感兴趣。”

 

宁孙快要没办法了。

她的儿子唯我独尊,任性固执,六岁的时候知道向导将会成为他的半身一样的人,当即表示“不需要向导”。

他对任何可能分享“自我”的事物都表示排斥,他是最强的,人类喜欢群居的特性在他看来恰恰是软弱的表现——因为一个人做不到,所以希望结合众人的力量苟延残喘。

他认为自己是特别的,不需要任何人也能活下去。

软弱的东西他不需要。

 

自哨兵出现以来,历史中有记载的未结合哨兵最长的状态是保持了十七年,然后力量失控自杀了。考虑到吉尔伽美什称得上目前哨兵中最强者,居然单身主义保持了近二十年,不得不为他点个赞。

 

不过宁孙知道这也是极限了。

激素反应达到警戒值快一年,吉尔伽美什近几个月状态糟糕得不像话,她怀疑很有可能过不了多久,自己只有死了才能和他相见了。

 

“别开玩笑了,我已经决定好,按照血型星座和生辰八字已经叫塔把人送过来了。”

 

吉尔伽美什几乎是弹起来。

“你问过我了吗?!”

他的意见呢?!人权呢?!还有没有人权了!这是包办婚姻!

 

“……你的意见很重要?你在跟我谈人权?”

你,吉尔伽美什,在和你的母亲谈,人权?

 

宁孙觉得这是她今年听过的最好听的笑话了。

 

她吩咐战战兢兢躲进厨房的佣人,“收拾一下,对方大概傍晚过来,现在,你,给我去睡觉。”

她踢了一脚儿子的小腿,后者还在不可置信的瞪她。

“看什么看,我晚上回去住,你对别人温柔点,别弄死了。”

 

由此可见宁孙确实是吉尔伽美什的亲妈,对人温柔的概念是别弄死人。

 

“啧。”

吉尔伽美什咋舌,决定一会等人来了直接打包扔出去。

 

·

 

恩奇都下了车,还没进门就觉得有一大股杀气,以及金属混合鲜血的味道。

他顿了顿,敲了敲门。

“你好,我是恩奇都,受上级命令,从今天开始搬到这里。”

 

来开门的是畏畏缩缩的女佣,她躲闪着目光,很快跑回厨房。

 

留下恩奇都一个人愣在原地。

 

“……那个,打扰了,我进来了。”

他小心翼翼踏进房间,厚厚的地毯吸去他的足音,整个大厅里只有钟摆滴答滴答的单调声音。

 

血液和金属的味道越来越重,恩奇都觉得身体发热的更厉害。

 

——信息素。

未结合向导和哨兵都具有自己独特的信息素味道,对于同样未结合的对方而言,是最蚀骨销魂的催情气味。

 

恩奇都皱着眉走到窗边,当然他知道这是没用的,最近他的身体隐隐有些不对劲,力量使不出来——揍普通哨兵还是没问题的——同时很容易发热。

这里可能住着一个很强大的未结合哨兵,信息素的味道大大咧咧昭示主人的存在,压根没想要抑制。

这对于一个可能即将要陷入结合热的向导来说简直要命。

 

恩奇都摸索着从包里掏出抑制剂,正准备打开,感到面前的阳光变弱了。

 

不,并不是阳光变弱。

他抬起头,眯着眼睛想。

是因为面前这个人……太耀眼了。

 

男人背对着阳光,落日的余晖从他身后争先恐后的散开,反而将他的身形模糊了。

 

他从长长的楼梯上走下来,金属和鲜血的味道越来越重,几乎快让恩奇都难以呼吸。

 

男人在他面前停下,白皙的手指简直如同艺术品一般,撩起他绿色的长发。

然后嘀咕了一句。

“青草和泥土味的。”

 

鲜红的眼眸对上他,恩奇都难以抑制的战栗。

胸口仿佛汹涌着狂喜与渴望,那可怕的热度仿佛将他整个人燃烧起来。

 

受到他的影响,面前的男人的手指开始慢慢用力,眼眸颜色逐渐变深,缓慢的凑近他,嘴唇几乎要碰到他的耳尖。

 

恩奇都在高热中模模糊糊的掠过意识。

 

没有错,这是……

结合热。


评论(18)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