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已_饿晕倒在深渊底底

小透明,野生,手速超慢

鸣佐·因为爱情

阅读前注意:欢乐向OOC,内含一句话的带卡及止鼬


`


漩涡鸣人,最强下忍,忍界救星,木叶英雄,第七任火影(尚未任职)。

 

身为人生赢家的他,在火影就任仪式前一天,穿越了。

 

他睁开眼睛时只感到一阵剧痛,仿佛被大象在内脏上踩了几脚紧接着又被小樱揍得鼻青脸肿一般,几乎濒死。

 

他疑心自己是不是遭了幻觉,但一想能让他陷入幻觉的唯一一个宇智波还在外浪,比每天要应付卡卡西的他自由自在多了,最近没听说佐助回木叶呀?

 

“说不定我还会和你作对。”

 

鸣人听见一道声音,像极了佐助。

 

“那我就再次阻止你!不过,你不会再做这样的事了。”鸣人奇怪的发现回答竟然是自己发出的。

 

他想了想,猜测自己估计是被人弄进幻觉里了。

——但这幻觉太逼真了,右手剧痛,甚至抬不起来。

 

鸣人向下费力一瞥。

 

……

……

……

卧槽他的手呢?!被小樱接好并且警告说如果再敢弄断就连命根子也一起断了吧的右手呢?!他的小兄弟十几年来的好伙伴去了哪里!

 

鸣人倒抽一口冷气,但除此之外他也做不了别的了,剧痛脱力让他动弹不得,这是什么新阴谋?木叶的下任火影是个断袖——呸!——断臂顶多影响村容村貌,实力也不会打太多折扣,费心费力造出幻境图啥?能让吃写轮眼跟吃饭一样的鸣人陷入幻觉确实让人称赞能力,但有本事幻术师变个佐助出来啊!新鲜的!能笑的!会和他勾肩搭背的佐助!

 

鸣人愤愤不平的抱怨这年头的忍者不敬业,然后扭头一看,眼珠子差点吓得掉出来。

 

宇智波佐助静静躺在他身旁。

 

他的模样依旧是少年时,肤色有些过白,总让鸣人担心他的健康——虽然这是毫无道理,说出去能被卡卡西笑一整年——头发也没有长到遮眼,侧脸在夜色中像一片剪影,只是睫毛太长,被月光在眼下打出淡淡的阴影,看起来虚弱又安静。

 

鸣人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佐助——起码看起来很像佐助的人又问道。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这场景是不是什么时候发生过?!

终结之谷?!!!!

——卧槽好不容易拿下了这个傲娇又要再来一次啊?!

 

标准答案当然是“因为我们是朋友啊”!

 

鸣人一时脑抽,话转了个弯脱口而出。

“因为,我想让你和我在一起。”

 

右侧立刻沉默了。

 

他费力向右望去,就见宇智波佐助一脸不可置信的睁大眼看着他。

 

“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鸣人迷糊了。

 

佐助像是咬了咬牙,他的下颌线条收紧了,闭着眼仿佛忍耐什么似的。

 

鸣人一时没弄懂为什么幻术士把他拉进终结之谷一战,就算不是小黑屋脐橙杀也该搞个大雨天背后捅刀,这么敷衍让他在宇智波家很抬不起头啊!

 

“喂、喂!佐助!佐助佐助佐助佐助佐助佐助……”

鸣人拖长了调子唤他,后者理也不理。

 

自从宇智波佐助离开村子后,鸣人只见过他几面,都是匆匆来去,而在得知鸣人和雏田定下婚约后,佐助沉默了片刻,只是点点头,在当夜又离开了,那之后鸣人便没有见过佐助了。

 

真是令人怀念啊。鸣人全神贯注,一眼也不错开,他用视线描绘着后者的轮廓,情不自禁地想伸手去摸摸他,又扫兴地想起自己的右手现在没了。

 

这幻觉有点逼真啊我说。

 

鸣人曾想过无数次,再次见到佐助会和他说什么。村子最近的发展啊,小樱又发明出新的医疗忍术啦,卡卡西老师每天雷打不动到慰灵碑蹲守不可能再出现的幽灵,阿斯玛的女儿长得很快,小姑娘脸庞帅气,可以预见十年后又是一代腥风血雨宇智波祸水继承人。

想告诉他的事情那么多,他不在的时候想念着他,他在的时候却又不记得那些在肚子里装了许久的话,只想和他待在一起,哪怕什么也不说——可是佐助不愿意留在村子里,他从以前就这样喜欢独来独往。

所以刚才那句脱口而出其实也是真心话?

 

他们现在躺着的地方眼熟得不得了,背后很硬,大概是大块的石头,眼前一片星空,还有水或血的滴答声——按照剧本小樱怎么还不来!

 

鸣人漫无边际的胡乱想着,等了许久也没等到预计的敌人的攻击,他索性抛之不管,现下就只看着佐助就够了——因为久违的见到佐助,他决定一会见到术者只打个半死。

 

“你还要看到什么时候?”

 

鸣人一惊,视线直直望着佐助,后者也回望他。

 

鸣人笑了起来:“你这家伙是在害羞吗?很久没见到你了,我想多看看你。”

 

佐助似乎又咬牙了。

“我们才刚打完一架,能有多久?”

 

“可是一刻没有看到你,我就会很想你。” 鸣人老实回答。

 

佐助的呼吸仿佛停了一瞬。他狼狈的扭过头,“啧”了一声,过了一会,又佯装平静地问道。

“你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哪句话?”

 

“……”

 

见佐助又陷入沉默,鸣人福至心灵,“啊”了一声。

“你是说想和你在一起那句?”

 

佐助没反驳。

 

鸣人想挠挠头顶——很遗憾他现在是个断臂,挠不到——他看着佐助带着些许紧绷的侧脸,突然想到已经有一阵子没见过佐助的笑脸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明明终结谷之战后,佐助总算是放下了心防,见着他都会带着笑,但上一次见面后,他就再也不笑了,反而神色沉沉。

上一次?他们聊了什么来着?

 

鸣人一边想一边随口答道:“就是那个意思啊,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看日出日落,一起吃饭,一起出任务,这辈子,我睁开眼闭上眼,都能一直见到你。”

 

日后佐助不止一次回想今日,恨不得把“告白与朋友宣言有着本质上的区别”及“凡是把友情宣言说成告白的都滚回去复读”打上着重号一家门口贴一张大字报。

 

曙光逐渐爬上了地平线。

 

佐助的脸颊被晨光仿佛渡上了一层极淡的浅红色,紧紧皱着眉。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鸣人迷茫了,他想和佐助做朋友,说了这么多次,一遍又一遍强调,这次还重点突出了好朋友一生一起走的中心思想,为什么佐助还没明白?这个笨蛋,原来也不是这么聪明嘛。

他得意洋洋的正准备重申一遍“漩涡鸣人交友法则”,从天而降的一块巨石拍在了他的脸上。

 

小樱冷着脸哭得一塌糊涂。

“我爬了半座山担心了一路有没有出事,一来你就给我喂狗粮?”

 

她抹着眼泪熟练地给佐助止血,抽噎着把挣扎着爬起来的鸣人一掌又拍回去。

 

鸣人:黑人问号.jpg?????

 

被抢救回来的两人以相当大佬的方式回了村,街道两旁挤满了对宇智波(的脸)慕名而来的村民。

在鸣人强烈的要求下,小樱把佐助的断手一起接上了,佐助说什么也没用,鸣人自认是个幻觉,现实里做不到的事幻觉里还做不到?而佐助在鸣人难得强硬坚决的态度下,半放弃地接受了。手接回来了,袖子没有,于是两个断袖被村民们指指点点。

鸣人疼得龇牙咧嘴,佐助力保帅哥本色强撑着站着,眨眼就被鸣人一把搭住了肩膀。

“借来靠靠。”

 

鸣人已经做好了被扔下去的准备,哪知佐助竟然默许了他的举动,甚至还贴心的调整了一下姿势方便他靠。

 

鸣人:“……”

 

这个幻觉有点可怕啊我说!

 

没多久木叶高层发来命令,说要把叛忍宇智波压入牢中,听候发落。

 

鸣人把佐助抱得紧紧的,幼稚地拿脚去踹暗部。

“谁敢动佐助试试,除非把我和他一起关起来!”他大声嚷嚷,“别想用拘束服捆住他还搞蒙眼play,这么会玩怎么不多花点心思搞基建啊!”

一旦猜测身在幻觉里,鸣人的下限和胆子飞一般成长了。

 

木叶已经够基了还搞基建,下一代出生率怕是要跌到0。

 

卡卡西叹了一口气把筋疲力尽的鸣人从佐助身上拉开,安抚道:“好啦好啦,不会有什么事的,我保证。”

 

鸣人死扒着佐助不放,两只断了袖子的手握得紧紧的。

“我不管!谁都不能把我和佐助分开!”

 

去拿绷带急急赶回来的小樱闻言脚下一滑。

什么?!公开出柜?!

 

而佐助竟然没有嫌弃地甩开鸣人的手,反而将鸣人往自己的方向带,眼神警告地投向卡卡西拉着鸣人腰的手。

 

小樱震惊地掉了一地绷带。

 

最终村子和(战后英雄)鸣人拉锯许久,达成平衡。鸣人必须得每时每刻看住佐助,防止他一个想不开又报社,直到村子下决定为止。

 

“这太简单了嘛!”鸣人和佐助一人一个被小樱和卡卡西背在背上——期间鸣人虽然反抗许久,可小樱还是以一往无前无人能阻的气势轻松背起鸣人——送回鸣人家。

 

宇智波大宅是不用想了,谁知道族里还藏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忍术,再来个轮回眼木叶还要不要自行车了?没怎么商量就决定把这两个最强下忍扔回鸣人家。

 

等好不容易只剩鸣人和佐助两人,鸣人连翻身的力气都没有了,反倒是佐助轻轻踢了他一脚。

“起来,洗澡。”

 

鸣人把脸埋进臂弯里。

“不要不要,洗了澡是不是还要扫地拖地收拾垃圾换床单?啊我要睡觉!”

 

佐助忍耐地一手拎起鸣人的背领扔进浴缸,放了水一个火遁烧热了水,丢下一句“洗好了叫我”就出去收拾房间——对一个洁癖来说乱堆衣服是挑战神经的极限。

 

鸣人呆呆的坐在浴缸里,傻呵呵的乐了半天,自己也不知道在乐什么,飞快的脱了衣服泡在水里。

佐助给我烧的水,佐助烧的,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洗完了澡,鸣人大咧咧裸着身体走出浴室翻衣服,反倒是佐助被他吓了一跳,飞快的别开眼睛,不知是不是蒸汽传染了他,他脸上的温度比平时稍微高些。

佐助咬牙切齿道:“你倒是穿好衣服出来……”

 

鸣人套进睡衣,无辜道:“浴室里没有干净的睡衣啊,都是男人有什么关系,佐助你快进去吧,我重新放了一道热水,一会冷了。”

 

他大手大脚把僵硬的佐助推进浴室,转身接着换床单和被褥。这间狭小的房间从来只有两套被子,旧的那套太久没换了,只能两个人盖新的了。

鸣人换好床具,躺在床上等佐助洗完。

 

夜色深了,窗外虫鸣不停,他听着佐助窸窸窣窣换衣服的声音,笑容不知不觉拉得更大了。

 

有多久没一起和佐助一起睡觉了?之前宇智波大宅太久没有人住,鸣人也邀请过佐助一起住,那时候两个人一起睡着,非常安宁平静,就像是家人,难以言语的安心感包围着他——只是佐助仿佛睡得不安稳,第二天精神不好,他说是因为床太窄了。而那之后,佐助便很少回木叶了——对了,上一次聊天,他们究竟说了些什么呢?

 

鸣人一边回忆,一边兴致勃勃想着一会一定要和佐助好好谈心——他很少有这样的机会与亲近的人交流,所以格外兴奋和期待——床有些小,不知道佐助会不会习惯。

 

他东想西想,等了好一会都没见佐助出来,不由得奇怪的坐起,探起身问道:“佐助?没问题吗?你是找不到肥皂了还是毛巾?你可以用我的毛巾,右手边橙色那块,佐助,佐助?”

 

浴室里传来低低的忍耐声。

“我知道,闭嘴,我马上出来。”

 

鸣人愣了一下,对佐助的喜怒无常有些无措,但又一想,是佐助时隔多年回到木叶,会有些紧张也是很正常,一会他要好好安慰他!

 

打定了主意的鸣人又等了一会才等到佐助出来,热蒸汽随着门的打开一齐涌出来,佐助的发尖滴着水,顺着脖颈的线条滑入衣服下,他穿着鸣人的睡衣,上面印着一个可笑的大大的青蛙,看样子是被佐助嫌弃很久后不得已穿上的,他的神情甚至比大战前还要僵硬,像是面对一个比辉夜姬可怕一千倍的敌人。

 

鸣人毫无察觉的拍拍身侧的床。

“佐助!快过来!我换了新的床单被褥!”

 

佐助握紧了拳头,深呼吸一口气,平静的走近房间内唯一的床,期间被鸣人乱扔的拖鞋绊了一下。

 

他像是鼓足勇气拉开被子,直挺挺躺上去。鸣人此时只离他咫尺,他乱糟糟的金发和蓝眼睛凑了上来,炙热的温度覆盖一般罩住了他,佐助甚至能看见他根根分明睫毛。他停住了呼吸。

 

鸣人心无旁骛地为佐助把被子拉得更高,完全盖住佐助的肩膀,随即躺在他身旁。

 

他心满意足又舒舒服服的和佐助窝在同一条被子里,睡意几乎是瞬间袭来,在落入黑沉的睡梦前,他带着孩子气的笑脸嘟囔。

“明天一睁眼就能看到佐助……嘿嘿……一直……在一起……”

 

佐助被他喷在颈间的呼吸烫得僵硬了好半晌,才慢慢放松下去。

他确认鸣人已经睡熟,才被来势汹汹的睡意打败,又为刚才紧张的自己感到丢脸。

“笨蛋……”他的声音小如蚊蚋,转瞬便深深沉入梦乡,安宁而放心。

 

·

 

当他们醒来时,罕见的日上三竿,鸣人饿着肚子打着哈欠换了衣服和佐助一同出门觅食,幸好佐助的衣服已经晾干了,否则他只能在鸣人的男友外套和裸奔之间选择。

 

他们一出门就察觉不对。路人的眼光过于火辣了。

 

佐助拉不下面子,只当没看见。

 

鸣人眼睛一亮,前面那不是佐井吗。他严格遵循高层规定不让佐助离开他半步的规定,拉着佐助蹭蹭跑到佐井面前。

 

鸣人:“佐井你看你看!我把佐助带回来了!他答应我了不离开木叶了!”

 

佐助炸毛:“我没答应!”

 

鸣人继续兴奋:“现在佐助住在我家!你可以来和我们玩!”

 

佐助:“谁和你们玩!”

 

佐井腹诽:闭嘴吧鸣人,再说下去你基友都要翻脸了。

 

佐井没敢点头,迅速转移焦点手指向外一指。

 

鸣人和佐助顺着一望,被今日硕大的报纸标题吸引了。

 

——“教你如何做一个合格的火影”。

 

佐助腾一下升起不祥的预感,还没想明白就被鸣人拉去看报纸。

鸣人一手抓着佐助不放,一手甩开报纸页。

 

头条以简明扼要的方式简述历代火影与宇智波家不清不楚不可告人的私密事件,笔墨着重描写初代及即将继任的六代火影卡卡西的友情触发事件及最终CG达成情况,最后总结要成为一个合格的火影,先去抓一个姓宇智波的好基友。

 

佐助:“……”

 

佐井啧啧两声:“最新的火影口号难道是不放过一个宇智波?”

 

三代&四代&五代有话要说。

 

鸣人的重点抓的很特别:“所以最近会有很多人来和我抢佐助?!”他好不容易得手的朋友谁敢动!

 

佐井淡定:“没人和你抢,是你的是你的。”

 

佐助“啪”一下甩开鸣人的手。

 

鸣人愣。

 

佐井火上浇油:“害羞了害羞了。”

 

佐井被豪火球术一路从报摊追到村口。

 

完了佐助轻咳一声,犹豫了一会,拉住鸣人别过头不看他。

“……走吧。”

 

鸣人高兴得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走了好一段路才想起来问:“去哪儿啊我说?”

 

“笨蛋,吃拉面。”

 

路上碰到了卡卡西,后者还是懒洋洋的一副没睡醒的样子,看那样子就知道是去慰灵碑蹲点,鸣人望了一眼身前的佐助,不知为何就想到了团藏,你说他要是当初高价回收二手写轮眼,哪还有事能搞。

 

到一乐的时候,掀起帘子就听到背后围观的小朋友们躲着窃窃私语。

“那就是毁灭世界宇智波和拯救世界漩涡?”

“他们不是下忍吗我记得?”

“笨啦你!木叶的实力强弱是上中下忍反着排的!你看卡卡西多弱!被宇智波家的吊车尾打败了!”

 

鸣人:“……”等等不对!他要为卡卡西老师正名!

 

佐助一脸淡定的撩起袍子坐下去,充耳不闻,在上拉面的时候总算是把手放开了。

 

手掌的温度一下被冷风侵入,像是连心都空了一拍,鸣人迷茫地下意识握了握手,又很快挥去那一点不舒服。

 

在阳光下,热闹的大街,他们两个就像回到了年幼时,一边争吵一边赌气,不服输的比谁吃得快。鸣人大口吸着汤,悄悄瞥了一眼佐助。后者安静的吃着,脸上还有大大小小的伤口和青色,嘴角沾了些酱汁,但鸣人觉得佐助这样子帅得不得了。

他端着碗,偷偷笑起来。

 

午间报纸的后遗症是鸣人看谁都像是和他抢佐助的,鹿丸无辜路过还被鸣人用警惕的眼神戒备着。

 

鹿丸:“……”

 

鹿丸忍不住证明自己的清白:“讲道理,你家那个可是宇智波,谁有胆子敢对他动手?”

都是创世纪的人了求求你们给别人一条生路好吗?

 

鸣人:“万一谁想当火影!听信了报纸的胡说八道怎么办!”

 

听信了报纸鬼话的明明是你!

鹿丸:“就他们那宇智波传统,爱拿眼睛当定情信物,谁乐意对象瞎啊,这不骂人吗。”

 

鸣人怒了:“你还想要他眼睛!”

 

鹿丸:MDZZ.jpg。

 

鹿丸敢怒不敢言,佐助就在一旁冷眼旁观,左脸写着“动他”右脸写着“揍你”,活脱脱一幅护鸣狂魔。这年头直男比武力压根怼不过基佬,尤其宇智波更甚,战力值和基佬力成正比,随便举个栗子,隔壁的瞬身止水,身为独生子没有弟弟就创造条件认个弟弟,不愧是攻略了二代的宇智波镜的直系后代,分分钟搞定全木叶难度最大的宇智波鼬,战力逆天到被迫封号,不由得让人吐槽一句宇智波在基佬横行的今天能存活下来真是老天保佑。

 

当年佐助叛逃,村里一开始想得还比较正直,哪知近几年风气开放,大家脑洞大开纷纷揣测佐助是不是对鸣人的追求不堪其扰愤而离村,现在居然一脸正宫表情站在鸣人身边,果然百折不挠是拿下傲娇的最好办法。鹿丸本来想调侃两句恭贺他们修成正果,转念一想佐助脸皮薄,万一翻脸了鸣人能跟他拼命。

 

鹿丸瞅瞅鸣人,又瞅瞅佐助,心中疑窦丛生。两个人从出门就被群众围观打趣,佐助虽然瘫着脸但谁都能看出他的不好意思,鸣人则是动作大咧咧特别正直都不知道该说对不对,左看右看都像是没那方面的意思,但他们又在村门口公开出柜佐助还身体力行默认。

“……”

鹿丸发觉自己好像得知什么不得了的真相。

 

闻讯而来的小樱暴起了青筋。

“所以你们几个宁愿在大街上讨论木叶日报,让我等了三个小时就是不过来检查身体?”

 

鸣人:“……”

 

佐助:“……”

 

这个时候说“是”会被揍成辉夜姬。

 

小樱一手一个用力分开他们的肩膀。

“撒手!等会要脱衣服检查的!你们还握着不放做什么!考虑一下对医院里小朋友的影响好吗!小小年纪被影响成基佬你们考虑过别人父母的心情吗!”

 

鸣人搂着佐助死活不松开。

“为什么要分开检查!我们可以一起脱衣服坦诚相见!不能把我和佐助分开!他要是趁机跑了怎么办!”

 

“说得好像他能跑掉一样,”鹿丸只觉得眼睛生疼,“追了这么多年大家都知道你死缠烂打,我毫不怀疑他跑到月球你都能追过去。”

 

小樱急了:“佐助你也说说他呀!”

 

鸣人心虚:“这是我和你之间的事,干嘛问佐助!”

 

佐助:“……”

 

他暗地里是觉得鸣人真的烦,但热恋期的男孩子又一刻也不愿意分开,默认了鸣人的做法,甚至还一手揽住鸣人的腰防止他摔下去。

 

这下连鸣人都惊呆了:佐助OOC了术士——!

 

小樱快要崩溃了:“就算在交往期也给我注意一下!有什么不和谐的运动能回家再搞吗!拜托了你们给医院留一个清白的治疗坏境吧我一点也不想木叶医院变成战后历史观摩点和四战英雄们关系转折点的旅游圣地啊!”

 

鹿丸:“小樱等……”

 

鸣人一脸茫然:“什么交往?”

 

“等……”

完了。

 

佐助顿了一下,缓慢地扭过头去望向鸣人。

 

空气一下子紧绷了起来。脑中的危机警报倏地拉响,小樱不知为何,一点也不敢去看佐助的表情,只盯着鸣人,结结巴巴。

“你、你和佐助,你们,不是在交……你、你你你觉得你们是什么关系?”她极虚弱的问。

 

“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当然是朋友啊!”鸣人理所当然回答,又不好意思的揉揉鼻子,“连佐助都承认了,嘿嘿嘿……最好的朋友,永远都不分开!”

 

“……”

 

佐助的表情空白了一瞬。场面陷入死寂。

 

鹿丸倒抽一口冷气:“佐助你冷静点至少别在这里……”吃瓜群众们都是无辜的!

 

佐助扬手将鸣人从身上掀下去,怒火具现化成黑色,神情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冰冷而极力克制。

 

“……朋友?”他缓慢地咬牙切齿。

 

鸣人不太敢点头,随后惊恐的惨叫。

“等等佐助——!别放天照——?!!”

 

“……。”

鹿丸:我似乎又见到一个宇智波·毁灭世界·得不到爱·斑/带土的诞生。

 

#宇智波斑、宇智波带土发来贺电#

#当初揍我笑我,如今步我后尘#

#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

 

木叶医院。

 

小樱一边给战战兢兢鼻青脸肿的鸣人擦药一边教育他。

“还好才接的手没断——这年头还有把告白当发卡的笨蛋我也是大开眼界了,佐助君没杀了你真是温柔。”她和善又阴测测笑了一下,背景是黑色的天噼里啪啦电闪雷鸣,“换了是我,我就切了他最好的好朋友让他这辈子都说不出话一生忏悔他的失言。”

 

鸣人瑟瑟发抖。

 

“怎么办啊小樱,佐助离开了QAQ。”

 

小樱:“是啊,你大庭广众啪啪打脸亲口直接逼走的——你有什么资格哭丧脸啊。”

 

鸣人缩了一下,“谁知道佐助把我的意思理解成那样了我说!”

 

小樱:“你想现在就和你最好的好朋友道别吗?”

 

鸣人下意识捂裆。

 

小樱对着这个笨蛋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口气。

 “鸣人,你愿不愿意三年五载只能见佐助君一面见完就等下一个三年五载下半辈子说的话还没有现在一天说的多?”

 

鸣人头摇得跟拨浪鼓。

 

小樱揪住他的头发。

“那就给我去告——白——!用你给全忍界放小电影剖析心路历程当众使用合体技搓黑丸子送到脚下踩不屈不挠过呼吸下跪的勇气去!告!白!听懂了吗?!”

 

“……”鸣人蒙了,“可我不喜欢佐助啊我说!不对不对,我喜欢佐助可不是那种喜欢难不成佐助对我是那种喜欢?!”

 

小影面无表情:“没有哪个男人会出于纯洁友谊追求另一个男人三年——同理可参考没有哪个男人会为了另一个纯洁的同伴上坟十八年”

 

鸣人:“……”

 

“现在的形势是你不告白就会失去佐助君!”

 

鸣人脑袋濒临当机。

 

“……我应该去?”他虚弱地问。

 

小樱一脚踹过去。

    

鸣人临走前小樱突然说:“鸣人,能够带回佐助君的人,除你之外,就没有别人了。”

她露出释然又含泪的笑容,恶狠狠地挥拳头:“要是做不到,你也就别回来了。”

 

·

 

鸣人被樱大佬带了一波节奏,跑了一半才发现回过味来。

 

——这幻觉玩得有点大啊我说!

 

这是当初终结之谷的另一条线路?玩攻略游戏吗还兴搞存档?幻术士的剧情设定发展其实挺有理有据令人信服的——但到头来佐助不还是离村出走了吗?!

 

鸣人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按照现实发展,佐助离村之后,鸣人也差不多要和雏田结婚了,而且可以预见的,火影的工作繁忙,还要带娃,他几乎不可能出村,而佐助自从上次之后更是了无音讯,这次关键选择支错了他们说不定真的如小樱所说会三年五载见一次啊!

所以最终的设定都是佐助离村?这让卯足了劲妄图改变命运拉黑作者的他怎么能接受!必须得搞出新路线!

 

搅基好像确实不错,既能开辟新路线还能把佐助留下来一辈子都看着他……

 

等等我一个大男人为什么想和另一个男人过一辈子?!

 

鸣人悚然一惊,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

 

风声穿过耳际,佐助静静站在南贺川旁。

 

——“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我想让你和我在一起。”

 

他一个千鸟砸向南贺川,轰出巨大的水花。

 

鸣人赶到时就见佐助一脸杀气腾腾,神情冰冷的抽出草雉剑。

 

——他这是真的准备杀了我啊我说!

 

鸣人当机立断一边冲过去一边喊道:“等等佐助!我们交往吧我说!”

 

佐助一个麒麟挟电携雷的招呼过去。

 

鸣人哇哇大叫,躲得好不狼狈。

“我说真的!这次我是认真的!我发誓!你你你你你听我解释啊!”

 

佐助黑着脸一剑劈下去。

 

鸣人瞬身而上欺近佐助,八爪鱼一样牢牢扒住他不放。电光在他身上炸得出了焦香味。

 

“至少听完!不听完我是不会放手的!哪怕你杀了我我也不放!”鸣人大吼大嚷。

 

佐助:“你最好仔细斟酌你的遗言。”

 

“……”鸣人使劲闭上眼,不管不顾的一头栽进佐助的脖颈上,他柔软的金发蹭着佐助的下巴,又痒又暖,“我想和你过一辈子!”

 

佐助呵呵:“当朋友?”

 

“交往!恋人的那种!然后然后——”他的眼神四处游移,“如果我当上了火影,就修改法律——到时候请你和我结婚!”

 

佐助:“……”

 

他觉得自己听错了。

 

鸣人抱得更紧了,额头和露出来的皮肤像是烧起来一样,烫得连佐助也被传染了似的,呼吸变得急促。

“因为想每天一睁眼一闭眼都是你,对你说早安、午安、晚安——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每一句话我都不要让给别人,都是我的。”

 

鸣人下定决心般加重语气。

“拜托、你了,答应我吧!”

 

“……”

 

佐助咬了咬牙,缓慢地抬起手,擦过鸣人的脖子——鸣人抖了一下——抱住了他的肩膀。

“如果你敢再说‘朋友’两个字,”他用力回抱,阴沉道,“我就真的宰了你。”

 

“恩!”鸣人重重点头,喜悦与充实占据了他的心,他更深的埋进闻着属于佐助的气息,兴高采烈道,“回去我就和雏田解除婚约!”

 

“……………………………………!!!”

 

·

 

“为什么你们两个闹别扭你被揍,和好了你还是被揍?”小樱用力把碘伏按在鸣人伤口上,百思不得其解。

 

“@¥((*……%#”脸部可怕青肿的鸣人已经说不出来话了。

 

“行了我懂了。”小樱道,“反正你们这对基佬总算是修成正果了对吧。闭嘴吧,考虑一下我这个辛苦上了一天半回来还得被迫听你得意洋洋炫耀的单身狗心情。”

 

鸣人偷笑,动作一大扯到伤口,疼的嘶了一声。

 

“佐助君就应该先回去,干嘛还在门口等你,反正肯定是你说错话惹他生气了,这次回去以后你不准说话——不过你本来也说不了——好好休养!两天之内重伤三次!再伤一次就别来找我了,干净利索滚去死吧你这个家伙……”

 

小樱还在念念叨叨,可鸣人突然觉得头脑发沉,世界渐渐变得模糊,耳旁的声音也越离越远,墙角和天花板像是旋转了起来。

……等等、这个感觉是……

他朦朦胧胧,连眼睛也睁不开了。

 

·

 

——“哇啊!”

 

鸣人一个打滚从床上弹起来。

 

他茫然环顾一圈。

 

他坐在自家床上,窗外清晨的日光升起,街巷上时不时有人走动,轻轻扯一下嘴角,一点也不疼。

 

他窜出门随手拉住一个路人,急切问道。

“佐助呢佐助呢?你有没有看到宇智波佐助?”

 

不幸路过的卡卡西:“……”

 

他无奈的解救了吃瓜路人,推着鸣人回去。

“先把衣服换了,穿着青蛙睡衣你怎么敢出门。”

 

鸣人匆匆忙忙套上外套,脑袋还卡在衣领里,就急着探头看卡卡西。

 

卡卡西一面念叨木叶的风水真是不好,一个班总是两个男搅基,留下另一个女徒弟要么自己去搅姬要么帮助别人去搅基——好在自己班算是开辟了一项了不起的成就,三个直的——一面慢悠悠回答。

“佐助啊……上一次你见过他之后,他不是就离开了吗,最清楚他的行踪的人应该是你,怎么随便逮着个人就问。”

 

鸣人神情空白。

“他……不在?我回来了???”

 

“你回来?你去了哪里吗?”

 

“不不不卡卡西老师!现在这个不是重点!”鸣人总算是解救出了自己乱糟糟的脑袋,“我、我要和雏田解除婚约!”

 

“——解除?”卡卡西的眼神一下子认真起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万一佐助回来了你一定要帮我拦住他!”

 

“鸣人!”

 

鸣人急得绕过卡卡西狂奔,欢快的声音遥遥被甩在身后。

“我——找到——真爱——了!”

 

卡卡西卡了一下壳,目死。

“……木叶的风水啊……”

 

·

 

宇智波·断臂版·佐助正前往赶回木叶的途中。

 

前几天,卡卡西罕见的用特急信函发给他信息,只有一句话:鸣人,速回。

 

他立刻动身,同时在心里飞快过了一遍任何可能对鸣人有威胁的人物,写轮眼自得知信息的那一刻就没有关上,猩红得流露出噬人的杀意。

 

遥遥的能见到木叶的建筑,佐助加快脚步,迫切地想早哪怕一分一秒见到鸣人。

 

而他几乎是在下一刻疑心自己是不是见着了幻影。

 

鸣人大大咧咧,精神勃发的站在村门口向他招着手,周围围了一圈吃瓜群众。

 

“佐——助——!”

 

佐助微微放下心,又寻思着一会一定要责问卡卡西为何用模棱两可引人误会的急信。

然后他就看见鸣人把双手放在唇边当做小喇叭,声音大得震耳欲聋。

 

“佐助!我们!在一起吧——!!!”

 

宇智波佐助,六道后裔,前超s级叛忍,心智坚定的男人。

于众目睽睽之下,差点绊倒在村门口。

 

·

 

小樱一拳打在鸣人头上。

“不要睡在这里,吓到小朋友怎么办?佐助还在外面等你,快点和他一起回去吧。”

 

鸣人激灵一下,立刻清醒了。

 

他惊讶的看了看四周。

“小樱……?”

 

佐助此时走了进来,他的脸还是气鼓鼓的,嫌弃的皱着眉,向鸣人伸出手。

“走了。”

 

鸣人晕乎乎的握住他。

 

“哎——哎等等!我们!我们打完了吗?!”

他大叫。

 

小樱:“打完了打完了,要妖精打架给我滚回去打!我最讨厌交往的人秀恩爱了!真是的,现在变成木叶日报或成最大赢家了——我明天要去买份报纸看初代和斑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隐秘关系。”

 

鸣人懵逼.jpg

“……什么交往?”

 

一觉醒来为什么不止架打完了还多出一个奇奇怪怪的设定?!

 

“……”

 

“……”

 

令人窒息的死寂后,佐助开口了。

 

佐助:“你去死吧。”

 

小樱:“我不救你了。”

 

“啊!为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等等别打脸——!!!!”

 

木叶医院,迎来了下任火影的彻夜惨叫。

 

 

 


评论(2)

热度(123)